张浩:荷赛摄影奖为何偏爱葬礼

2013-03-08 10:12:03  来源:北京日报

“荷赛”为何爱葬礼?

 “荷赛”为何爱葬礼? 

  孩子的尸体,拥挤的人群,局促的巷子,悲痛和哭泣,阳光和苍白。又是一张令人无法从悲伤的基调中走出的照片,正如多年来无法舒缓的巴以关系;又是一张拍摄葬礼获得“荷赛”年度大奖的照片,正如21世纪以来战争的新闻仍不时占据报纸的头版。

  2013年2月15日,第56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即WPP,因该项目总部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中国媒体称之为“荷赛”)揭晓,瑞典摄影师保罗·汉森在加沙地带拍到的这张照片被评委们选为2012年度图片。

  历史悠久的“荷赛”近年来受到了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它几乎年年都会给中国摄影师评奖,对中国众多摄影记者或者摄影爱好者来说,“荷赛”是一项具有标杆意义的比赛。今年的情况更特殊:本届“荷赛”的终审评委团队中,还首次出现了中国评委——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顾铮。而国内舆论的众多“羡慕嫉妒恨”,则都投向了评委对获奖作品的选择上。

  年度图片,就是“荷赛”所设奖项中最重要和最富争议的选择。今年共有5666名摄影师,向“荷赛”提交了超过10万张照片,其中的摄影技法与风格包罗万象,而“荷赛”共设有九大类数十个奖项,有充足的空间来展示当下新闻摄影的各方面。不过,细看历年年度图片,确也不得不承认,它们多是在揭示战争和灾难对人们的影响,比如多次出现了葬礼上不同人的反应,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刻最集中反映了人们的情绪。地震、海啸、战乱、饥荒……将这些图片罗列在一起,几乎就是20世纪中叶以来人类最阴暗的时刻,其中饱含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渴望。从亚美尼亚地震,到印度洋海啸;从索马里饥荒,到叙利亚战争……各种灾难面前,人们都是无力的。图中的人们只有悲伤,定格不变的悲伤。

  变化的,则是读者的口味。如今是互联网时代,影像已经泛滥,各种令人悲伤的图片也已时常见诸网络,但“荷赛”的取向变化甚微,这自然会被反对者称为“保守”。没错,“荷赛”已经在创造多元性,所以获奖作品中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照片,特别是在肖像、体育故事等奖项中,技术和风格似乎是主要考量因素。不过,“荷赛”仍难逃质疑,特别是年度照片。本届“荷赛”终审评委顾铮也说,今年选出来的年度照片过于完美,像是一张电影剧照。比如用光、人物表情、人物关系对比,都控制得太好。“没有一点点不完美的地方,能够让人捕捉到。”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