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安平: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

2013-03-25 09:47:09  来源:艺术国际

  我们这一代大多都经历文革那段经过风雨飘摇的岁月、经历过生离死別,这一代出生的人大多家里兄弟姐妹很多。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记忆中一家人总是在饥饿挣扎活着,为了活命父母把十几岁的姐姐嫁了当地人。记得那时一年到头难吃几顿饱饭,只有干农活的时候才可以吃得多点,我的俩个哥哥十五、六岁正是干活的年龄,所以每天母亲做好饭那个时候就是最幸福的时候。我的二哥是个脑子转得很快的人,每次开饭的时候他都是最先装小半碗以最快的速度吃完再满满装上一碗,等到我们想吃多点的时候已见锅底了,可怜的大哥总是吃得最少,队里记工分大哥却是最高的,全村人都知道大哥干活不折不扣,也不爱说话,二哥爱出风头,干活偷懒,工分底,但凡能出镜的事他都喜欢凑热闹,能说会道,虽然父亲总有斥责,但是他很会撒谎、会撒娇所以每次都逃过干重活,对于儿女父母总是宽容无边的,加上他喜欢交朋友,在外面很吃香,所以尽管他对家里没有尽过太大责任,由于他过人的撒谎撒娇能力在那最些艰苦的日子他没有吃过太多苦头。

  大哥为了这个家受尽苦,父亲是个读书人干不了重活,所有重活累活都是大哥和母亲做,家乡下那栋老房子全部的砖都是大哥和母亲在非常热的三伏天用双手砸出来的,我只记得大哥背上脱过几次皮,最后身上找不到一块白花花的皮肤,母亲经常流着眼泪告诉我不要忘记大哥的恩情,二哥在外面参加民兵、参加文艺表演队、很风光,家里的房子建成的时候他只是参与过。

  所以我知道会撒娇的孩子有饭吃,会撒娇的孩子不学无术但很风光,而我更清楚不会撒娇的孩子那份承担和真爱才是生命中最珍贵温暖的,大哥因病离开人世很久了,我永远怀念他宽宽的肩膀和结实的双臂还有他那永远不会笑的一张纯朴的脸,我们家在那艰苦的岁月中最坚强的支柱力量来自大哥那不撒娇、不撒谎象山一样默默的承担。

  家庭如此、国家如此、时代如此,艺术界亦如此。

  自从希克抛售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套现到尤仑斯的转身离去一直到去年中国当代艺术秋拍遭遇滑铁卢,去年中国当代艺术品秋拍大多流拍,中国当代艺术一时的风光终于跌到了谷底。中国近三十年的当代艺术与其说是艺术实践不如说是一场围绕民权展开的撒娇艺术运动,是中国特殊的社会环境为中国当代艺术提供了表演舞台,如果说这三十年中国当代艺术有什么成就的话也只是西方现代文明需要寻找新的兴奋点而成就了近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一场围绕民权建立在西方价值体系上的一场中国当代艺术高潮在希克现出真面目那一刻告一段落。

  本人无意否定近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全部意义,没有这三十来年的艺术实验我们根本无法获得今天的国际视野,我们至今也许还在画红光亮的宣传画,只是现状我们也都非常清楚,尽管三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想要融入西方世界,最终也没有在西方价值体系的国际当代艺术获得学术上的真正认同。

  这是个残酷的现实、在现代文明的这个阵营中至今没有我们的位置,几百年来除了传统的文化资产我们没有在现代文明创造过程中累积资产,我们参与现代文明进程是在他人大炮轰开家门被动接受的,带着五千年的傲慢和屈辱我们一直从内心深处拒绝西方现代文明的渗透,一百多年来我们没有真正走入现代文化语境中,徐悲鸿留下的西方落后教育资产至今还在主导着我们的学院艺术教育体系,一百多年来我们没有产生过真正具有现代性的艺术大师,因此近百年来我们没有现代文明的资本去与西方几百年的沉淀进行面对面公平对话和交流,在以西方价值为核心的现当代艺术中我们几乎是个穷人,即使极少数进入西方价值系统的艺术家也是在西方的价值标准获得成功、而不是以东方的文化价值在西方获得承认,直到今天在现代文明这个局中我们还是个学习者的身份,改革开放以来所谓中国文化热西方更多一种旅游者的心态来到中国并以旅行者的眼光来看待中国文化。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