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风:今年是水墨发展的关键性一年

2013-03-26 07:35:16  来源:hiart.cn


    虽然新空间尚处在装修过程中,但另一头,馆长夏季风和他的团队已经紧锣密鼓地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2013年的展览档期排上了三十余个展览,其中不乏当代水墨展。而在夏季风透露的合作艺术家名单中,亦不缺少水墨艺术家,比如徐累、梁铨、李津、雷子人、郝量、肖旭、刘琦等等。关于“新水墨”这一概念,夏季风认为目前各方观点都有些混乱,缺乏必要的学术梳理,而这种混乱相较于市场的热门恰恰说明水墨的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时期。

  Hi艺术=Hi 夏季风=夏

  观念变化促成了合作的开始

  Hi: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签约了不少水墨艺术家,都有哪些?可有什么计划?

  夏:有签约的,也有项目合作的形式。今年第一个推出的水墨展览是梁铨的个展,在五月份。之后还有雷子人、肖旭、刘琦、郝量等人的个展,也将陆续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举办;我们还与今日美术馆一起,十月份将在今日美术馆推出徐累的大型个展。另外,我们还邀请了著名美籍华裔学者沈揆一先生策划一个大型的当代水墨大展,档期是在七月份。

  第一批邀请了14位艺术家是徐累、梁铨、李津、武艺、刘庆和、刘丹、季云飞、李华弌、雷子人、郝量、萧旭、刘琦、黄丹、潘汶汛。这是一个持续性的计划,今年做了之后明年、后年还会邀请不同的艺术家继续做,同时也会组织国内外学者举办相关的水墨讨论会。通过这一系列展览,我们试图从学术上对当代水墨纷杂的概念做一个梳理。当然,这种梳理更多地是针对我们机构自身的学术定位与方向。

  Hi:据了解,多数的水墨艺术家都不大选择跟画廊合作,而是自己直接参与交易。你怎么看?

  夏:尤其在传统水墨艺术家身上,这种现象的确非常普遍。这种方式由来已久,在中国没有形成画廊代理机制之前,私下交易是艺术家赖以生存的最直接的方式。艺术家的声誉和市场主要靠口口相传,逐步形成。有趣的是,现在继续以这种方式进行的艺术家,你会发现基本上是创作方向上相对传统的艺术家居多。

  当代水墨艺术家、尤其是年轻的一代,与传统型的水墨艺术家比较,不仅仅创作理念变化很大,作品的流通方式变化也非常大。他们当中很少按照买家给出的定制条件来创作,更多的是秉持个人创作的系统性和自主性。重复性作品很少,创作的数量上也不大,一年最多也就十几件、二十来件,与油画艺术家创作的难度和速度几乎一样。通常情况下,他们的作品完成后会先参加展览,让更多的人了解自身的创作理念、学术方向,然后才会进入销售渠道。严格来说,新水墨艺术家与当代其他媒介的艺术家基本上没有差别。

  Hi:也就是说观念已经不一样了。

  夏:对。在我看来,如果创作作品纯粹地就是为了私底下卖掉,很显然作品本身应该彰显的艺术价值很容易会被遮蔽。特别是进入某些传统型的一向对藏品“秘而不宣”的买家手中,作品的命运很可能被雪藏,被尘封,从此不见天日。这对于一个有艺术野心、想让自己的创作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艺术家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我所接触到的一些优秀的当代水墨艺术家,作品的销售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他们其实与从事其他媒介的当代艺术家的想法是一致的,希望自己的作品进入一个规范的、全球性通行的市场机制,通过一个信任的艺术机构举办展览,邀请学者撰写评论文章,参与各种展览和博览会,等等。总而言之,当代水墨艺术家与传统水墨艺术家有着非常不一样的观念。

  Hi:这也是你们之所以签约到如此多水墨艺术家的原因吗?

  夏:这种合作方式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我们选择的艺术家首先是认定艺术家本身的创作是符合我们的学术方向的。艺术家选择我们合作,毫无疑问也是自有他们的想法。不管是什么理由,我们期盼合作的水墨艺术家最终选择了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莫大的荣幸。

  “减法式”选择水墨艺术家

  Hi:峰巢当代艺术中在选择水墨艺术家上是怎样考虑的?

  夏:就眼下的状况来说,我认为当代水墨的概念非常暧昧,模糊不清,还有很多的地方值得深度梳理。虽然针对水墨的展览和讨论现在也不少,但总让人觉得很多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方法论的延续,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并不多。当然,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或者艺术机构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未必相同。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而言,它既不是一个国家级的理论研究机构,也不是一家权威的一锤定音的官方美术馆。我们只是按照自己既定的学术方向,做一些我们认为值得一做的梳理。

  在水墨艺术家身份的选择上,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做减法:

  第一,传统泥古一路的水墨艺术家,即便健在,但创作方向基本遵循传统的山水、花鸟分科的,我们的展览就不再邀请了。在我看来,水墨传统很强大,这方面的梳理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充分。同时,经营传统型水墨的画廊比我们更有经验和优势;第二,85新潮运动中有许多以水墨作为创作媒介的艺术家,非常优秀,他们可能会出现在我们其他的展览中,但我们不会把他们纳入当代水墨的结构中。许多人实验水墨做得特别好,但毛笔、宣纸等材料,更多地是为他们的观念服务。我觉得这与我们所倡导的当代水墨,在艺术本体上的认知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第三,很多学院派的水墨艺术家的创作,在图式上要么是蒋兆和、徐悲鸿路数的延续,要么就是对当代油画某些图式的翻版,唯美,甜俗是通病。这种倾向也是我们需要警惕和厘清的。

  Hi:那你选择什么样的?

  夏:接受我们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像徐累、梁铨、李津、武艺、刘庆和、雷子人、郝量、肖旭、刘琦等,在我看来他们作品中呈现出来的开拓性气质,与我们机构确立的学术方向比较吻合。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并不是以材料、媒介来选择艺术家,虽然他们使用的是毛笔、宣纸等传统材料,但他们的创作理念,和其他媒介的当代艺术家没有根本上的区别。他们和油画家、装置艺术家、影像艺术家所面临的对象是一致的,都是以艺术的方式探讨当下所面临的问题,无非使用了不同的材料而已。我觉得没必要非得贴上一个水墨艺术家的标签,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当代艺术家。

  Hi:收藏水墨作品的藏家多是什么类型?

  夏:现在收藏当代水墨的群体其实非常广泛,与其他媒介的当代艺术收藏几乎没有区别,公私都有。这些收藏者主要的一个特点是他们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有一个相对透彻的了解,水墨类型的作品让他们感到某种无法替代的亲切感。比如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对徐累作品的收藏。另一方面,从前收藏传统中国书画的藏家,现在许多也在收藏当代水墨。他们的收藏是基于对这个系统的熟悉,知道水墨发展的线索,对当代水墨正在形成新的美学系统表现出极大的期望。

  Hi:你觉得目前水墨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高吗?

  夏: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作品价格的高低始终是与艺术家个体的成就挂钩的。许多当代水墨艺术家一年的创作量其实并不大,也就10-20张的样子,关键在于他们都是在认真创作而不是纯粹应付市场。这样的创作量在传统水墨艺术家手上,可能一天就完成了。如果单从价格总量上看,传统水墨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可能是最高的,因为出手快量又大。当然,数量与价格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主要还是看艺术家本身贡献的艺术价值。

  水墨的学术梳理迫在眉睫

  Hi:水墨艺术家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代理的艺术家中,占据的比例是怎样的?

  夏:比例并不大。因为我们是一个综合性的艺术机构,当代艺术各种媒介我们基本上都涉及,当代水墨只是其中的一个板块而已,所占份额大约在30%左右。我们并不会把所有的资源全部放在水墨这一块,虽然今年对水墨而言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我们希望当代水墨的发展与其他媒介的当代艺术一样齐头并进。

  Hi:为什么?

  夏:虽然当代水墨去年在二级市场上的反响非常不错,但同时也反映出一级市场如艺术机构等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缺位,至少在学术梳理方面没有及时跟进。这种本末倒置有点讽刺意味。严格上说,艺术家的学术水准通常在一级市场上得到充分的认可后,二级市场的价格才会跟着水涨船高,坚实的价格体系才能成立。要不很容易会出现几年前油画面临的那种局面:只要是油画,不管好坏,不管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如何,价格都惊人的高。这是有问题的。

  现在水墨作品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二级市场的先导以致于让所有水墨艺术家的价格看起来都差不多,主要原因在于缺乏学术上的严谨梳理。也就是说,除了市场的自主选择之外,需要评论家、策展人和艺术机构一起,从学术层面上建立某种标准,告诉大家哪些艺术家是非常重要的,哪些可能存在着问题。

  Hi:你提到这部分工作需要学术界来做。目前来讲,这股力量存在了吗?

  夏:这股力量存在,但与当代水墨火热的现状相比远远不够。许多人对当代水墨所呈现的新美学倾向的认知有着很大的局限性,多数还是在按照传统的方法和思维模式在做事情。现在倒是二级市场反过来在促进学术梳理的进程。

  有时候我也在想,当代水墨是不是真的在学术方面做得不够?似乎也不是。在中国,水墨这个系统实在是太强大了,挑战的难度太大了,不太容易另起炉灶。所以,作为一个当代艺术机构,我们也只能选择其中一个点,一个适合我们学术方向的点。我们更多的是关注水墨艺术家的当代性,希望他们的创作与其他媒介的艺术家一样,共同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

关键字: 艺术家 徐累 夏季风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