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者的“困兽之斗”(上)

2013-03-28 09:21:25  来源:雅昌艺术网

  导言:从去年开始,原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至少有三度成为媒体头条的焦点,首先是3月份,由原伊比利亚艺术中心主办的刊物《独立评论》杂志因遭遇审查而停刊,紧接着7月份的一条微博传言让伊比利亚陷入“被倒闭”谣言当中,在伊比利亚掌门人夏季风的一番澄清之后,并没有恢复“平静”。三个月后,原伊比利亚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这次更是陷入“洗钱门”的谣言争议当中,这一次夏季风遭遇的国内外媒体的“围堵”。大概去年年底开始,伊比利亚艺术中心进入了改造阶段,并在今年2月底,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更名公告,艺术中心名称正式改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伊比利亚正式从非营利艺术机构向商业画廊转变。

  从2008年的“伊比利亚艺术中心”的非营利艺术机构起航,到2013年的转型“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商业画廊,5年的发展轨迹是否只是再次证明了非营利艺术中心在中国依然为时尚早?从策展人皮力最早的“U空间”到“博而励”画廊的转型,到任职“香港M+”,从孙宁最早的“CICA”计划到“站台中国”画廊的妥协,以及卢杰的“长征空间”和瑞士藏家尤伦斯夫妇一手打造的“UCCA”的转型,是否非营利艺术中心最终只能走向“终结”?

  “被转型”:伊比利亚的困局和变化

  “我不知道人家怎么想,对我而言这个问题是值得商榷的,不管是商业还是学术这一块,最终都不会给你一个非常满意的或者是特别肯定的答案,完美的答案肯定是没有的。事实上现在非营利机构照样存在,像尤伦斯,而且看上去不错。非营利机构的存在对整个艺术生态是有好处的。但就我们这个机构而言,有自身的一个特殊的情况存在,非营利的模式对我们本身来说可能不是太合适。”夏季风对记者说到。

  事实上,夏季风尝试从非营利向画廊转型的念头在2011年的时候就有了,2012年9月份,夏季风尝试第一次将中心带入上海当代博览会,转变在那时就开始“启动”了。早在去年,夏季风在雅昌艺术网记者采访时就说到,原来中心定义非营利性质就决定了所有展览的作品是无法销售,展览之后的作品也物归原主,从而营利也无从谈起,大量的资金出去而无回报只会让伊比利亚陷入了一种无法承担其本身基本运营成本的困惑之中。夏季风坦诚原伊比利亚所定位的“复合型学术机构”不再适合他们:“最初的定位包括展览项目、国际推广、国际引进、媒体、影像,包括两本艺术杂志,还有影像档案馆,整个当时的一个结构是这样的,所涉及的内容比较宽泛。那时的中国当代艺术环境比较缺乏学术性的梳理,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切入口。经过这么一个五年过程,一个是中国当代艺术整个格局发生很大的变化,还有加上有一些客观的原因,包括整个机构处于不盈利并且无休止的‘烧钱’状态,也促使我们必须有一个新的抉择。一个机构方向的转变,事实上是对大环境和自身的重新认识和定位。”

  为此,重新“上路”的“蜂巢”不得不舍弃两本杂志的制作,也相应削减了国际项目的涉及,以及影像档案馆的重新规划。首先在国际部分,原伊比利亚与西班牙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了最后一个项目,即去年的西班牙国际摄影节的主题展“脸谱交流”,机构一直以非营利的方式运营,无休止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是原伊比利亚与西班牙基金会最终中止项目合作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整个项目的费用包括策展人费用、借展费、运输、保险、策展人的接待、印刷图录、购买版权等相关费用,所有项目是由原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与西班牙基金会双方共同承担。在西班牙本地的借展、从西班牙至中国的运输、购买版权等付费用是由基金会来负责,而在中国落地之后的图录印刷、场地、接待、从中国至西班牙的返回运输费等由原伊比利亚来负责,从财务角度来讲双方各自承担一半的费用。巨大的支出让夏季风意识到这样操作只会让机构在将来的持续性发展造成很大的伤害。“作为一个民营的艺术机构,硬要去承担一些属于国家层面应该承担的项目,对我们来说是不明智的。”

关键字: 夏季风 艺术家 挑战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