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珠沉》1699:脂砚斋的冬夜(一)

2013-04-09 09:15:47  来源:北京文艺网

1699:脂砚斋的冬夜(一)

  从以上分析知道:脂砚斋是作者完稿后的第一个批评者,他于己卯年冬月独自批评了《石头记》。并可据此确定:《石头记》全稿完成于己卯年之前。

  当人们把曹雪芹当做《石头记》的作者时,“己卯”毫无疑问被认为是“乾隆己卯”,即乾隆二十四年(1759);而当我们把作者假定为洪昇时,“己卯”便成了“康熙己卯”(1699)年,提前了一个甲子。同理,畸笏叟批书的壬午、乙酉、丁亥,也都变成了六十年前的壬午、乙酉、丁亥。从乾隆己卯、壬午等入手,始终没有现身的脂砚斋等人,是否恰存在于六十年前洪昇的身边呢?

  从脂批中,可以看出脂砚斋身世的端倪。脂批中多处寓自己身世之慨。一部脂批读罢,其人已经破纸而出。纵不知道作者是谁,从脂批和《石头记》内容相对照,也可大概了解脂砚斋的生平以及他与作者的关系。

  脂砚斋生性感伤多情,这从脂批中在在处处的“泪笔”中可看出。但脂砚斋堕泪处,往往看字面没什么稀奇,他却要哭,此处才是大关节处。比如第三回形容宝玉相貌: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脂砚斋批道:“‘少年色嫩不坚劳’,以及‘非夭即贫’之语,余犹在心,今阅至此,放声一哭。”此处已经点明了作者相貌很像宝玉。(众所周知,曹雪芹的相貌是“身胖、头广而色黑”。)不仅如此,恐怕脂砚斋本人也是同一面相。“放声一哭”不仅是哭宝玉,还有哭自己。除了这一句,还有点评冯渊立誓娶香菱一节涉及风鉴,脂批道:“谚云,‘人若改常,非病即亡’,信有之乎?”可见他有一些杂学庞收12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有周瑞家的向凤姐转述王夫人的话,说刘姥姥“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他便是有什么说的,叫二奶奶裁度着就是了”,脂批道:“王夫人数语令余几欲哭出。”

  以上点明脂砚斋的身份、容貌和境遇。他也是一个旧家的出身,相貌是南方少年的清俊柔美,甚至有一些女相。博学,通风鉴,后困穷不堪,看尽人间冷暖。

  再往后看,多条脂批印证以上推论:第八回贾母给了秦钟一个金魁星,脂批道:“作者今尚记金魁星之事乎?抚今思昔,肠断心摧。”这金魁星很可能是给他的。脂砚斋的事,被安排在《石头记》中“秦钟”身上,那么脂砚斋与作者之间,或许存在一种比友谊更深一层的同性之爱。第十三回:“‘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13” 假设《红楼梦》作者是洪昇,己卯年的三十五年前当是甲辰年,即康熙三年,此时洪昉思仍身在富贵繁华中,这里的“树倒猢狲散”,应是脂砚斋自己的家事。果然,再看第十三回秦可卿梦嘱熙凤一段,脂批道:“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悲恸血泪盈面。”

  第十七、十八回又有一哭,是看到元妃和宝玉一段。“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一节,脂批道:“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以及“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后,批道“作书人将批书人哭坏了”。这回的“废人之哭”与“哭王夫人恤老”意义相同,足征他一生偃蹇,既没有功名,晚年又穷愁。长姊教读书是脂砚斋家事,长姊如母的缘故,很可能是因为母亲早丧。再看第二十五回,贾宝玉一头滚在王夫人怀内,王夫人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脂批:“余几失声哭出”,“普天下幼年丧母者齐来一哭”。脂砚斋幼年丧母一事已经很明确了。再看第二十四回,贾芸对宝玉说,“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脂砚斋道:“虽是随机而应,伶俐人之语,余却伤心。”从这句看,脂砚斋的父亲是已经不在了,并且不会太迟,因为他父亲过世时,他仍需人“照管教导”。因此,他的父亲很可能是在他青年时期去世的。

关键字: 脂砚斋 石头记 作者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