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轩:在困难中寻找一种精神

2013-04-10 09:14:56  来源:《新视觉》

  记者:在中国留学潮中,留欧在历史上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艾轩:留欧的好象是第一批大规模的把油画带到中国。他们主要带来了一些印象派时期的风格,他们正好赶在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就带来很多这些东西。很多人回国以后画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介乎于印象派和野兽主义、表现主义、立体主义和古典主义的混合体,又脱离了法国的环境,就是更加本土化,油画就变成土油画,因为在巴黎受了一些熏陶,使他没有越轨太远,虽然没有在轨上。所以离开以后回来画一些中国题材的油画,这种土油画又影响了一代人,但是其中有一些人把土油画里面保存了颜色,跟中国的元素相结,颜色的审美方式仍然是印象派的审美方式,理论家一推这个捷径就变成一个创新了。也确实是创新,我后来到欧洲去看找遍了博物馆也找不到这种画,也不错,也是很有意义的。但是他源自法国的印象派,找到根源是印象派的调色方式。

  记者:这一代艺术家归国之后在国内掀起了中西融合的大潮,开启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扇大门,你对于他们这代艺术家有怎样的评价?

  老先生都去世了,不太好评价人家,只能说那代画家没有把欧洲古典主义的精粹带到中国。现在我们审视那一段看他们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刘海粟把人体带进来了,徐悲鸿画了这么多油画、大型创作都不错,但是你要说是有多高水准没看出来。林风眠主要是国画或者是纸本、彩墨做的比较好,有味道,很浓,油画没看到过太好的,可能有画过一些风景,但是那些风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搞不清楚。吴冠中还是不错的,学了一些欧洲的调色的方式,把这种调色的方式应用到表现中国本土,他形成风格的一些风景画里面都带有在法国学画的影子,他调的颜色很洋气,漂亮。他摆笔的方式又结合了对中国山水的理解,山水的结构都是有中国味道的。 潘玉良做出一些引进的贡献,颜文梁也不错,从今天这个角度来说,至少把洋油画变成土油画了,这种探索精神是值得肯定。他们这代人是可佩可敬的,但是你说画多高水准,当文物来收藏还是不错的,因为有个人风格,但是你说他有多高明不能这么讲,至少我不觉得他高明。

  记者:您认为他们的经历对当今艺术家有什么教育意义呢?

  这些人在苦难中仍然在画画说明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没有什么教育意义,因为在当今世界的年轻人里面没有这种苦难,所以他就没有什么教育意义。我们是一种反弹,就是在前一段压制我们不准画,去画一些宣传画和批判的画,或者是红光亮的东西,使得我们后来再接触欧洲的东西有一种反弹,这种反弹的力度很大,就如饥似渴吸收欧洲大师的东西,这里面就可能产生一批画家把油画推到一个新高度。但是这对于后面这代画家没什么意义,每代画家画每代画家的东西。我现在看中国的绘画没有什么创造。我们这代人是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人。

  记者:中西融合的一些绘画理念在当代艺术环境下,对当今艺术家还有影响吗?

  我们这代没有什么影响,提出这种理念本身挺滑稽,中西融合只能说你在画画的过程中慢慢不自觉的出现一种东西,就是一种化合,不是混合。这种方式可能在张大千的画里看见了,吴冠中的画里也看见了,赵无极的画里也有,但不是说他们可以做这个事情。他们是在不自觉中慢慢把西方的东西搅合在一块,派生出一种新玩意儿来。凡是按这个口号去认真做的都没做成,你要画国画把国画先画好了,慢慢变法,可能看了一些西方的东西搁在里面了,不是说一天到晚提醒自己做这件事情。 这个口号提了很久,有相当一批人在这里面做了努力,很多人就毁掉了,把原来学的东西就丢掉了,也没有找到中国什么东西。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又有两千年文化传统,中国绘画是中国独创的绘画门类,世界美术史上应该是有位置的,但是西方为什么不提这种融合,他们很自信,他们觉得你们是一种门类,我们是这种门类,我们这两个门类不必融合,各自发展就好了,如果他们自己融合了那是他们的造化,提出这种口号人家觉得这个很滑稽。

关键字: 油画 艾轩 印象派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