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永年:境界与格调

2013-04-10 09:33:11  来源:北京文艺网

  中国画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繁盛,名家辈出,流派纷呈,风格多彩,著名画家的生活创作条件也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充分,食有鱼,出有车,个展频仍,画册充栋,而且受到媒体的广泛传扬。画家们无一例外地感谢这伟大的时代,感谢盛世收藏艺术风气的兴盛,感谢市场经济搞活了艺术,画家们也无一例外地想方设法以高质量的创作回报时代,特别是以具有民族文化身份的鲜明个人风格主动地走向世界中为国争光。

  这些都是十分令人鼓舞的。然而要创造高质量的精品力作,就必须看到,当前的国画创作固然佳作频出,精品迭见,在发扬优良传统走向现代中取得了明显的成绩,然而也不是没有问题。问题之一就是普遍地存在浮躁之气,缺乏从人到画的精心打磨,尚少在境界与格调上的高品位之作。有眼光的理论批评家一致认为,策划展览,除去提倡题材意蕴的开拓、笔墨图式的讲求、艺术风格的多姿多彩之外,在人物画方面当然要倡扬现实的人文关怀,重大主题的投入,写实与写意并进;在山水花鸟画方面,还不能不讲求写意精神,更应该重视境界与格调的提升。

  在中国画历史上,自觉提倡写意精神,是在文人画兴起之后。文人画家为了摆脱院画听命于宫廷意志的羁绊,也为了超越物质世界对精神创造的束缚,以写意的方式和写意的主张,给中国画的发展开辟了不漠视客观世界而更重视主观世界的一片新天地。自此,讲求写意精神的文人画成为画坛的主流,明显影响了宫廷画家与民间职业画家。在中国画中,本来对应于客观物象的图示与既状物又写心的笔墨,同样围绕着内心世界的表达,但明清以来对笔墨的高度重视,更使有良知的画家提出了“画为心印”、“人品不高,用墨无法”,要求以“人品”的修持主导笔精墨妙的实现。

  不管画人物,画山水,还是画花鸟,一件自成风格的作品,总是要以笔墨、图式和章法表达意象或意境。其中的笔墨,包括既要精熟地运用这一历代积淀而成的艺术语言方式,又要有所发展有所增益地形成个性化的笔墨话语。其中的意象或意境,包括灌注了审美评价与审美理想的人物画,也涵盖了情景交融意在画外的山水花鸟画,都在题材的选择和意象意境的创造中融入了画家的精神指向和理想诉求。其中的图式,总是以对应客观物象为前提,可以“应物象形”,可以“不似之似”,也可以“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至于章法布局,其实是以书法的观念强化图式与笔墨结合的纽带。

  从欣赏而言,中国画作品中的图式、笔墨和布局,是直观可视的第一个层面,而通过想象联想映现出的意象与意境是足以感动观者的第二个层面,画家在意象意境中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的与观者交流的精神境界和艺术格调则是第三个层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上个世纪初期当着以写实主义改革中国画的主张提出之后,深谙中国主流传统真谛的陈师曾在中西比较中提出了文人画传统中最名贵的深层追求:“第一人品,第二思想,第三才情、第四学问。”鲁迅在《传播美术意见书》中也强调指出:“美术家固然须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须有进步的思想与高尚的人格。他的制作表面上是一张画或一个雕像,其实是他的思想与人格的表现。”

  二十世纪的写实人物画,特别是承担着引路先觉功能的人物画,一开始就没有忽视画家思想品格的塑造,这也是取得前古所无成就的根本原因,山水花鸟画得到发展后,一些有思想的前辈画家同样积极地提倡作品的境界与格调。李可染在论述“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时指出:“人作画,主要是思想感情在作画,……有些失魂落魄的画是不能吸引人的。”潘天寿进一步指出:“中国画要讲诗情画意,讲境界、格调,要表现高尚的情操。这也就是思想性。将中国画看成玩弄笔墨是不对的。在思想上无所追求,无所寄托,不讲精神境界,画格总是提不高的。”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