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反讽”:对一种流行风格的探讨

2013-04-22 11:26:40  来源:北京文艺网

  近年美术创作上有一种流行风格,就是以反讽的方式描述现实或者历史。

  “反讽”作为文学艺术概念,大概是80年代之后才开始为中国文艺界广泛接受。在传统戏剧、曲艺中,虽然没有使用“反讽”这个词,但早就有成功运用反讽的经验。但在美术上,这方面的经验不是很多,开始时大家不太清楚它是什么意思。实际上说简单一点,反讽就是说反话,就是在通常的意义之外包含着相反的意义。它来自外语IRONY,这个词的意思是:冷嘲,反语,反话。据说IRONIST这个术语源于希腊戏剧中的一个处境艰难,但凭借机智战胜对手的人物的名字。语言学上指(事情的结果与预期相反的)命运(境遇)的嘲弄。苏格拉底经常在辩论中佯装无知,表面上接受对方的结论,然后用发问方法逐步引向相反的结论而驳倒对方。他的这种策略被看作欧洲文化史上最著名的以反讽为论战手段的事例——以智力低下的姿态,坐在智者的脚下,露出欣羡的神情,提出高深的学者不屑一顾的问题,这就是苏格拉底式的反讽者的历史形象。

  辞书上还有一个“IRONIST”,意为冷嘲者,说反话的人。现在中国绘画界有大量的冷嘲者。近年绘画界、雕塑界许多卓有建树的艺术家如刘大鸿、方力钧、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他们这些不同风格的作者之间,有一个共同取向,那就是不约而同地选用反讽为其基本修辞方式。这些艺术家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坛的IRONIST。当代中国画家、雕塑家和“装置”、“行为”艺术家们像漫画家一样热衷于运用反讽手段,这是值得研究的艺术现象。

  刘煒画他的家庭,他的父母,张晓刚画他的《大家庭系列》,实际上是对一个时代的中国人生存方式的思考、质疑和奚落。他们作品中的男女老少都是自信而诚实的,诚实得近乎木讷,他们决不怀疑自己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环境的纯洁、正义和高尚。这种处理接近文学上的自我暴露和自我贬抑,其实画家是在渲染事实与表象的对比,画家以苏格拉底式的佯作低能来充分展示表象,假装不知道有什么问题,而被嘲弄者(即画中人)确实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实际上是被表象蒙蔽。事实与表象对立得越强烈,反讽效果越明显。

  李山的《胭脂》系列,谐谑甚于讥讽,他将人们心目中神圣威严的政治符号和政治形象变得妖艳性感,显然是对政治威权的一种解构。因为自古至今的中国文化从来将妖艳置于神圣的对立位置,而李山恰将两者叠合为一体。这一类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在于它的谐谑性和喜剧性。他使人哭笑不得,让观众在最严峻的事实面前苦笑。而成功地运用喜剧性的艺术家,往往和那些相声大师一样,他自己总是表现出某种虔敬和老实。这种“老实”也体现在刘大鸿、张晓刚、刘炜的绘画语言中,他们知道过分个性化、过分表现性的艺术语言有可能消减喜剧叙述的意外效果。

关键字: 反讽 文人心态 装置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