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其斌:当代艺术最要紧的是建构而不是批判

2013-04-24 10:33:57  来源:证券日报

  记者:中国当代艺术是“爆炸”出来的,就如同百亿年前的宇宙。很多令人兴奋或者无奈的现状都是这种爆炸的结果。你所感受的中国当代艺术历史是怎样的?

  沈其斌:中国当代艺术的能量是在2000年之后开始有所爆发。

  爆发有两种。第一种是在市场上爆发。比如说2004年开始,2005年井喷,到2007年达到了高峰,在2008年下半年开始走向下坡路。这三四年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爆炸的时候。另一种是在学术层面上,中国当代艺术在市场上起来之后,下子成了一个可口的“蛋糕”了,都要去抢。那么谁去抢呢?最厉害的就是画院、学院。它们是官方认可的机构。

  从“双年展”到“博览会”,开始诸侯割据。在滚滚的文化产业浪潮面前,有的人要把“蛋糕”做大,有的人要把“蛋糕”分掉,其实许多人对什么是当代艺术都没有搞清楚,以为活着的都是当代艺术,一下子把吴冠中也变成了当代艺术。但是本来话语权就在他们手上,所有就泛滥出一大堆中国当代艺术的奇观。

  市场恩仇录

  记者:市场只是配置资源的方式。事实上,正是市场给了中国当代艺术脱离地下状态的力量,给它存活的土壤和空气,得以不依赖于任何人或者机构的意志而自由地存在。

  沈其斌:并不是说市场不好,市场与资本是密切相关的。钱是中性的,资本是有欲望的。当代艺术在资本面前,资本的属性一下子就吞噬了当代艺术,在这个过程中,政治、经济、市场都是催化剂。

  也是因为当代艺术在今天已经形成利益格局,可以为利益所驱使。它成为用资本来推动的一个载体,是一个“物”,这扭曲了许多当代艺术家的心。

  记者:市场结果成了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假想敌,这真讽刺。艺术对抗不了资本,这是谁的问题呢?

  沈其斌:历史说不清楚。并不是某一个人或者哪一部分人的责任。当代艺术的前期阶段,比如吕澎在广州做油画双年展,当代艺术家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他们无法左右市场,学术的力量也很有限。一个新的事物出来的时候,是多方的力量组合才能改变时代的洪流。中国当代艺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整个当代艺术普及、教育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比市场还要重要。

  我们再来谈市场,那也要看市场处于一个什么阶段,是一个理性的阶段,还是一个疯狂的阶段。资本可以作用于艺术,但是向哪个方向作用,资本也不清楚。中国当代艺术的盘子太小,太容易被坐庄。那么不同的操盘手就会导致不同的结果,不同的方向。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