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渐远 其神益彰——纪念赵无极先生

2013-05-07 09:07:1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06年6月,时任中国驻法文化参赞的侯湘华女士在巴黎安排我与肖小兰、杨奇去拜访赵无极先生。因为我们一直想办一次赵无极先生的回顾大展,所以就特别期待与赵无极先生的见面。赵家坐落在巴黎第五区的一条僻静小路上,那里叫蒙帕纳斯,是文化名人汇聚的街区。去前有朋友提醒,赵夫人弗朗索瓦兹很厉害,尤其对中国去的客人不太友善,要当心。侯湘华去敲门,开门的正是弗朗索瓦兹——很客气。

  赵家是一栋联排的小楼,好像有三层。门很小,有点像上海老弄堂内联排房的后门。进了门是厨房和餐厅,往里是不大的天井,有石有水有花,好像还有雕塑,再往里是客厅,赵无极先生会客就多在这里。赵无极先生见了我们用纯正的普通话问道:“你们从哪里来呀?”我们说从上海来,是上海美术馆的。老人就改用上海话说:“吾也是上海人,吾会讲上海闲话。吾生在北京,但是在上海住过很久,吾还经常回去,不过没通知你们。”老人非常和善,说话也很风趣。

  赵无极先生的画室在楼上,家里有部小电梯,老人上楼就乘电梯。画室不大,但因为有天窗,所以很明亮。赵先生说:“家里门小,大画要从窗口吊出去。”油画大都靠在画室的墙上,赵先生摆了几幅给我们看,侯湘华很兴奋地说:“这可都是新鲜的!”画室里还有一个大条桌,上面堆了好些水彩纸和宣纸。赵先生翻出一本对开大小的宣纸册页簿给我们看,画的是水墨,非常简洁随意,不同于我们以前看到的水墨画。我说:“能不能用毛笔为上海美术馆写几个字?”赵先生说:“毛笔字写不好,用水笔试试吧。”于是他用水笔写了“祝上海美术馆越办越好。很好!无极。”字写在纸角上,有点歪歪扭扭。老先生说:“不好,不好。见不得人。”他又给我们看了些水彩画,大部分在创作过程中,还不成型。赵先生说:“画画是件极难的事,我还是画不好。有些画放在那里,要改很长时间。”

  弗朗索瓦兹招呼大家可以吃饭了,我们都惊讶无比,因为事先没想打扰赵先生太久,更不了解赵夫人对我们的态度。午餐上的是两整条煮鱼加一些色拉及面包。赵先生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按我的口味,这鱼煮得实在不敢恭维,但弗朗索瓦兹的安排还是让我们感到温暖和善意。饭后我们与弗朗索瓦兹谈了一些举办赵无极回顾展的设想,她提了很多问题和建议,我们相约保持联系,积极促进。

责任编辑: 一墨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