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双年展的“活动+嘉年华”化

2013-05-15 13:55:38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3年1月14日,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在今日美术馆完成艺术展览小组的初评工作,评选结束之后,五位评选嘉宾包括今日美术馆馆长谢素贞、策展人黄笃、策展人欧宁、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青年策展人何桂彦关于2012年艺术行业的展览生态进行主题对话,集中探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展览——当代艺术大型展览的存在价值”。在众多大型当代艺术展览中,双年展成为很多城市选择的展览方式,但何桂彦认为很多双年展已经成为“活动+嘉年华”的形式,并非出于学术目的。

  欧宁也以威尼斯双年展举例,他说威尼斯双年展其实是一个旅游项目,不是一个学术项目,如果我们站在政府或者站在一个经济的角度讲,要考虑到是否能给当地带来所谓的旅游资源或者是关注度,以及投入和产出比是否平衡。

  而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的城市和美术馆都要办双年展这个很可怕的,欧宁认为这种所谓的潮流中投入和产出比就没有办法平衡,比如在北京、上海、广州,最差武汉还有可能,但是中国各个城市都举办,大展就会过度泛滥,“我们讨论的是泛滥的大展,泛滥的当代的大展可能是最危险的,就变成一种当代艺术的政府形象工程,这个是很可怕的。比如说你中国有两个当代的展览,很认真地完成,给艺术带来一些新鲜的可能性,这个是合理的。如果所有的省级形成城市和所有的省级美术馆都开始做当代的双年展,这是很可怕的,现在我已经感觉到好象有一种趋向,我发现全世界当代艺术家及其作品在全世界做双年展巡游。”尤其是很多双年展中的作品跟都市已经没有关系了,很多展览放在北京、上海和台北并没有什么差别。

  黄笃则认为双年展有其好处,能够让想了解当代艺术的观众在断时间内看到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如果每个博物馆、画廊去看完这些作品,会耗费巨大的资源,而聚集到一个大型展览上则会节约很多社会资源。

  黄笃也承认欧宁所说的浪费问题,大展会耗费很多钱,例如临时隔断要拆掉,大型装置作品的去向等也存在。他谈到对于社会来讲当然是不应该浪费,但是经济在发展过程中必然浪费,这也是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经济学概念。

  “今天的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老做双年展这种模式,而是怎么具有创意做一个有意思的展览,符合能跟一个社区或者一个城市或者有一种关联,更有效的一个东西,这个很重要。比如人家把作品留在那儿了,来的人还可以看,而且是跟这个地方发生联系的。比如在火车站做一个东西,做一个跟这个环境有关系的,比如在一个村庄做一个东西,跟当地的村民有关系,也就是说他花了很多钱,去年是500美金,但是他能赚回来。不光是社会效应,经济效益也能赚回来,例如大型展览参观者们的吃、住、行等问题,门票、纪念品、画册等是否能够赚回来,这个是人家还是很有自己特点和创意的展览模式。”黄笃认为大型展览可以存在,但应该寻找到一种存在的整体模式,他以日本的展览模式举例谈到,日本的某些展览模式还能够将作品的维护费用赚得,整个机制是特别好的:“在我们国家好像是一窝蜂做双年展或者做什么,没有去思考做一个什么样的大型的展览,又能节约成本,又能后续把一些资源保留下来,比如做完全拆了,这就是很大的浪费。”

  吴洪亮认为中国今天双年展逐渐的泛滥和跟风,其实还是展览机制的问题。谢素贞回忆光州双年展的研讨会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认为其实双年展已经面临死亡了,日本的策展人长谷川佑子把历年来得过大奖的艺术家都搬到金泽的美术馆里,变成常设的艺术家展览,这成为最热门的项目,因为他选择了近十年来最优秀的当代艺术家,没有看过的人绝对喜欢,这个案例比较特殊。

  同时,谢素贞介绍说当代艺术对于她来讲特别像看好莱坞大片,我每次看到花了很多钱的展览都很感慨,但看完展览以后出来就把作品忘记了,“展览能够带给观众所回想的东西已经变得没有了,当代艺术变成了看人潮、看钱潮,所有的东西一出来,比如看好莱坞大片,有一点小爽劲,可是后劲和余韵没有,这是我自己觉得现在当代大展的存在价值,有的时候你看完双年展一两百个作品只记得一个。”

责任编辑: 智宸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