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作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毛焰:千万俱乐部里的毛式肖像

但只要纵观其作品,不难发现无论是“朋友肖像”系列、“托马斯”系列,还是如今的“女人体”系列,毛焰几乎所有的作品都跟他所热爱的西方古典大师有关。毛焰探讨的不是“肖像”的意义而是“肖像画”的意义,虽然难以分类,但评论还是给毛焰的作品取了名字——观念性肖像绘画也被称为“毛式肖像”。

  毛焰算是六十年代艺术家中颇具古典主义情结的一位。

  如果不看他的作品,你可能无法将古典主义情结与眼前这位个子不高的男人联系起来:格子衬衫加宽松的牛仔裤,可能为了正式场合才套上的奇怪皮鞋,早已跻身“千万俱乐部”的毛焰还会在回答问题时不断深呼吸,拨弄拨弄头发。

  但只要纵观其作品,不难发现无论是“朋友肖像”系列、“托马斯”系列,还是如今的“女人体”系列,毛焰几乎所有的作品都跟他所热爱的西方古典大师有关。毛焰作品中的“现代人”都是建立在对古典艺术的理解之上,不自觉地流露出德拉克洛瓦、丢勒、委拉斯贵兹、维米尔、戈雅的气息。

  如果一定要进行“人如其画,画如其人”的探讨,毛焰身上其实也有如其作品中的“古典气质”,这种“古典气质”就像是在各种前卫艺术、新潮观念、创作形式层出不穷的当代艺术圈,毛焰几十年不变的肖像创作,和他永远老派的中分头。

  “打开自己”后的新作

  在最近展出的新作中,尺幅上的改变是给人的第一感觉。1995年前后,毛焰的绘画从常规的肖像画尺幅转向惜墨如金的小画。而这次则首度出现大尺幅创作。“打开自己”是毛焰对大尺幅作品的解释,“以前画得多的都是中小尺幅的作品,最近的作品是我逐渐在打开自己,是在做一些改变和调整。”

  毛焰这次改变和调整的,不仅是作品的尺幅,还有题材。“女性裸体题材是我很多年前就开始考虑的,托马斯系列画得太安静了,画到最后是很虚静的状态。”然而这次新作中的女人体作品《椅子上的小魔女》、《微胖的裸女》,同个地点与椅子上对比描绘出的女性修长形体与撩人神态以及胖女人的团缩神情形象,仍然展现出毛焰令人赞叹的画面氛围掌控力。

  尽管毛焰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界里最重要、同时也最难归类的艺术家之一,但毛焰还是再三强调自己不是写实主义的画家,“女人体系列不能简单从学院角度讲是人体艺术,我不是写实主义画家,也不是现实主义画人体的艺术家,这些女人体在我这里其实已经变形了。这个作品这么大的尺寸,我自己融到绘画里面了,作品有很大的视觉反差。”毛焰所指的视觉反差,是在他的大尺幅巨作前,近看和远观会产生两种不同观感。毛焰本就是一个对画面有画不完感觉的艺术家,这么大尺幅的作品,创作周期更是漫长,而很长一段时间里,毛焰几乎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作品面前,清楚记录自己对这幅作品的第一感觉。

  当然,对于这样一批思虑了三、四年的新作,变化自然不止这些,比如在色调上要比以往作品略微重一些,还比如喝酒与画画的关系。

  毛焰爱酒,众所周知。在他那以精神力量主宰的画面中,灵动的笔触,微妙的层次感,丰富至极的灰色,让人看得痛快的同时,不免猜疑艺术家画画时的酒精作用。对于这样一个公开的秘密,毛焰笑言:“其实我以前画画是不喝酒的,喝酒和画画是完全分开的,过去托马斯系列很多作品是需要非常安静的状态和心态,是不可能喝酒的。但是这几年我确实开始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一边喝酒一边画画。”毛焰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当然不会喝醉,一是放松的感觉,二是我觉得我的年龄在增加,喝完以后感觉会更加敏锐,对作品更敏感。我画画不是靠灵感,喝酒也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灵感,但是给我带来另一种感觉。”

  无疑,毛焰很享受这种状态,画到自己满意时,可能酒也喝多了,那个时候毛焰会放下画笔,坐在自己的画面前,静静享受。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