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市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术馆不应忽视当代艺术收藏

如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等沿海地区的美术馆对当代艺术介入较早,收藏较为丰富;而内陆地区的美术馆则较为匮乏。理念、资金制约当代艺术收藏国有美术馆普遍缺少对当代艺术作品的收藏,其主要原因在于美术馆对当代艺术的艺术史判断和价值判断尚未建立。

  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当代艺术从萌芽状态,到创作群体逐渐壮大,再到创作题材、形式渐趋成熟,不仅在展览体制、艺术传播、文化教育等方面影响日益扩大,而且正在与传统中国艺术一起构建着一个多元共存的艺术生态。但是,与当代艺术发挥的作用相比,艺术界对于当代艺术的梳理、研究以及推广工作还相对滞后,国有美术馆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仍然微乎其微,甚至处于空白状态。如何让人们更加全面和理性地了解当代艺术,让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产生更多正能量,都已成为急需解决的重要课题。另一方面,美术馆通过对当代艺术进行梳理、研究、展示和收藏,当能更好地发挥其在当下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美术馆应有当代艺术收藏

  美术史家巫鸿曾对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进行过如下表述:“真正的‘当代性’并不仅仅是一种新的媒介、形式、风格或是内容就能体现出来的,关键在于这些视觉的象征物如何彻底体现它们自身的意义——如何将艺术创作者与他们所从属并进行改造的这个世界联系起来。”由此可见,当代艺术的最大特点正在于它的当下性、在场性乃至先锋性,它是记录和反映当代社会形态、思想走向、人心变化的真实图景。因此,美术馆对当代艺术的收藏不仅具有美术史意义,也极具当代的现实意义。

  由于各种原因,我国美术馆对当代艺术品的收藏非常滞后,仅有部分美术馆对当代艺术有所涉猎。如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等沿海地区的美术馆对当代艺术介入较早,收藏较为丰富;而内陆地区的美术馆则较为匮乏。在正在举行的“何香凝美术馆当代艺术典藏展”上,王广义的《大批判》、方力钧的《2001-1-15》、张晓刚[微博]的《兄妹》、岳敏君的《无题》、喻红[微博]的《青春年少》、朱铭的《太极系列·

  转身前动》、隋建国的《衣钵》、展望[微博]的《鱼戏浮石》……这一系列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当代艺术作品不仅吸引了观众的眼球,也使很多美术馆着实“眼馋”,暗羡何香凝美术馆的勇气和运气。“何香凝美术馆于1997年建馆,次年即开始了对当代艺术的介入和收藏,目前已拥有当代艺术藏品200多件,包括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具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以及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轨迹。”何香凝美术馆副馆长乐正维说,“我们起步较早,在别人还不敢做的时候就做了。若等到现在,这些作品肯定收藏不起。”

  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等从上世纪90年代起,也陆续收藏了许多当代艺术领域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并形成了一定的序列。但更多的美术馆对当代艺术的收藏却寥寥无几。“中国的许多国有美术馆对当代艺术的收藏基本上是处于空白的状态,反而很多私人美术馆比较关注当代艺术并陆续建立了自己的收藏体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长此以往,当人们再谈论当代艺术时,就只能去私人美术馆或香港、国外等地观看。”美术批评家贾方舟呼吁,“美术馆应该对当代艺术收藏有所作为。”

  从目前情况来看,民营美术馆由于基础薄弱、资源有限,大都只能把目光聚焦在当代领域。而其中的大部分美术馆又因为学术理念不强,直接造成了定位雷同、某类资源紧缺而其他资源又无人问津的现象。而一窝蜂把目光盯在几个名家身上,显然也无助于当代艺术的发展。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