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赵无极的抽象画是无法雷同的

在许多岁月里,我把文字看得比绘画重得多。因为少小家境清寒,大抵看不到画的真迹,又因为目力不济,有机会看到几幅画,远远地,实在看不清内中的妙处。

  在许多岁月里,我把文字看得比绘画重得多。因为少小家境清寒,大抵看不到画的真迹,又因为目力不济,有机会看到几幅画,远远地,实在看不清内中的妙处。再是因为文字可以容纳很宽大的思维,不像画,总是那么一处一时,就是天空海隅,也会透出逼仄来。有幸见到了赵无极,见到了他的画,陡然觉得画的境界也可以像文字那么宽大。文字是一个破了的钵。钵是一个很滋润、很规正的圆满,只可惜不如苍穹和旷野是个大圆满。破了的钵不同。破了的钵把很随意的流线,一条条连接了天地。破了的钵无穷地圆满起来。奇怪的是,赵无极的画,竟也像破了的钵。赵无极用他的油画棒,把一个个破钵,放在了天地之间。这就是赵无极的画。十年前,在西子湖边望湖楼头的那一个黄昏,与赵无极两人一起看他的画,我发现画竟然和文字一样美。

  赵无极画的是抽象画。有一些日子抽象画和具象画被描绘在了两个营垒里。抽象和具象有什么两样?艺术的本质是“变更”。抽象画和具象画的区别,恐怕仅在于艺术家当时“变更”的心情有多少。赵无极很苦恼。他不明白他的画,为什么让人生出了恨。记得他的眼神很凄凉。这凄凉至今想起来,还像梦一般。写到了“梦”字,突然觉得很感动。时隔十年,忽然明白赵无极的画其实就是梦。人有太多的时候醒着,可人也有不少的时候做梦。梦里,一切都“变更”得很随意。所有的时空,人物自由地出入。人都做过梦,恐怕谁也没有恨过梦。梦是人生的一个伟大的风景区。赵无极怎么啦?赵无极只是描绘了这个风景区。让醒着的人,看着原先匆匆而去的梦境,定格在那儿。这,这正是赵无极的画。

  赵无极说,他的画在欧洲懂得人很少。他又说,在中国,懂得人应该多。因为他的画很现代,又是古典。这个古典是很中国的“古典”。过于博大的胸襟,中国的古代有,中国人的文化血脉中有。过于丰富的含蓄,中国的古代有,中国人的文化血脉中有。譬如中国的字,中国的书法,中国的诗文,中国的画,内中绵绵不绝的壮志与梦想,悲情与虚怀,大气与精微,一切已“变更”得妙不可言。而赵无极的画,正是讲述这一份妙不可言的中国人的古典情致。世界上有许多抽象画大家,只有赵无极是无法雷同的。因为只有他是中国人。他的抽象画,倾诉的是中国人的心情,这是赵无极的宿命,也是赵无极的伟大之处。许多时光过去了,赵无极先生还记得西子湖边那一个黄昏吗,在你堂堂正正地在上海举办你的画展的今天?(陈鹏举)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