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市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香港巴塞尔 国际化格局下的亚洲主场

来自首尔的One and J.Gallery展示的艺术家Seung Yul Oh交互式装置作品除了一如既往的被评价为“Well Organized”外,巴塞尔入主香港之后带给展商们的明显变化便是展位面积的宽敞,这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但这似乎并不构成画廊们的压力。事实上对主办方MCH来说,更大的难度在于提升国际标准的同时,保证其香港巴塞尔亚洲主场的位置。


    来自首尔的One and J.Gallery展示的艺术家Seung Yul Oh交互式装置作品除了一如既往的被评价为“Well Organized”外,巴塞尔入主香港之后带给展商们的明显变化便是展位面积的宽敞,这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但这似乎并不构成画廊们的压力。因为另一方面,展商们也明显地感受了今年来到现场的藏家更为国际化,包括aye画廊、James Cohan、学古斋、ShuogoArts、Rossia&Rossia在内十家以上的画廊都提及今年之前遇到的藏家还是亚洲地区华人藏家为主,而今年则遇到了不少欧美藏家。“销售还不错,不少新藏家,有更多的瑞士藏家。”James Cohan画廊副总监周冰心说道。

  这显然是巴塞尔进入后在国际化标准上提升的一大体现。而随着国际画廊们悉数亮相,发生在艺博会上各家展位的“撞衫”也更加频繁,在合作关系上相对国际化的艺术家们频繁出现在两个以上的展位并不稀奇。比如说同时展出安尼施 卡普尔作品的Lisson画廊和Kujie、安东尼 格姆雷的作品也同时出现在了常青画廊和白立方的展位、佩斯画廊、来自洛杉矶的Blum & Poe画廊 和首次参展的柏林Johnen均带来了不少奈良美智、Marian Goodman画廊和香格纳的杨福东作品等等。

最为夸张地是Hall3展厅来自伦敦的Victoria Miro和来自东京、新加坡的OTA FINE Arts联合推出了草间弥生的个展,画廊区两个展位上共展出了74件作品,这样一来“怪婆婆”毫无争议地成为全场曝光率最高的艺术家,据说也是VIP当晚成交率最惊人的展位,共售出13件作品,其中一件1988年的作品被一位亚洲藏家以200万美金买走。

事实上对主办方MCH来说,更大的难度在于提升国际标准的同时,保证其香港巴塞尔亚洲主场的位置。在245间参展商中保证50%的亚太地区画廊参展是标准之一,在位置的安排上给予亚洲参展商以足够的重视也显示了其友好态度,比如说在今年大未来 林舍画廊被安排在与白立方、高古轩相比邻的位置,长征空间、唐人当代艺术中心、空白空间均获得了大面积的展位。而且,除了亚洲视野板块47间画廊全部来自泛亚太地区之外,由进入画廊荟萃、亚洲视野区域的展商们递交方案的由东京现代艺术美术馆首席策展人长谷川佑子策划的艺聚空间在展示比重上也很大程度上倾向于亚洲画廊,17件作品中有13件来自于亚洲画廊代理的艺术家。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