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市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看上去很美 艺术电商是空中楼阁吗

何磊现在供职的企业是国内一家艺术电商龙头,其名字来源于一家顶级艺术品拍卖企业。而艺术品电商如果有哪一家能如淘宝一样率先构建起自己的信用体系,那么就距离成功的电商模式不再遥远。

  淘宝十周年,马云宣布退居二线。这个见证并引领中国电子商务蓬勃十年的“外星人”,选择在中国电商市场风云激荡的时代毅然转身。或许,后人总结中国电商的发展史,马云的选择,会是一个时间节点。而更多的追梦者,在潮起潮落间,投身这片电商汪洋,期待开启属于他们的下一个十年。

  艺术市场的电商群体,正是这样一批追梦者。然而,他们的愿景如何成为脚踏实地的现实,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路线图。就如今而言,在整个电商都还在打价格战之时,艺术电商可能只是看上去很美,可能只是在不成熟的地基上构建的空中花园。

  ⊙见习记者 李虎 ○编辑 陈羽

  日前,亚马逊联合纽约多家知名画廊构建艺术品在线商城;同期,北京保利登陆淘宝。这两则消息一时间在艺术电商领域激荡起阵阵涟漪。

  然而,裹挟于电商大潮之中,他们的愿景如何成为脚踏实地的现实,个中的曲折难以言说。他们将要投身的是“蓝海”还是“红海”,更是莫衷一是。

  艺术电商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的状态让人始终觉得它只是中国正在发展中的庞大艺术市场的边缘力量。然而在近两年来各类电商迅速蚕食传统销售领域的大背景下,这次国内外的两大电商巨头联合传统艺术机构涉足在线艺术品销售再次引来行业热议,尽管市场观察人士纷纷认为,这两件事情意味着艺术电商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但质疑声音依然响亮:在传统销售渠道还处在群雄混战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在整个电商都还在打价格战之时,艺术电商可能只是看上去很美。

  失望的从业者

  在国内某大型艺术在线拍卖公司担任部门经理的何磊(化名)最近一直处于一种焦虑状态中,手握另一家顶级拍卖公司的录用通知已经三天,他还在忐忑不安中为自己寻找离职的借口。

  何磊现在供职的企业是国内一家艺术电商龙头,其名字来源于一家顶级艺术品拍卖企业。当年何磊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正逢这家公司在大肆招兵买马,何磊和许多同门师兄弟一起报名竞争,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这家公司做艺术经纪人。在很多同学毕业第一年都在美术馆、画廊当助理端茶倒水打杂的时候,他已经带着藏家和画家在国内几大城市飞来飞去,校内网、QQ空间里布满了令人艳羡的各地风景名胜照片。同宿舍的室友们周末喝酒吃饭的时候,每每都是收入最高的他抢着买单。大学刚毕业的第一年,何磊身边的同学绝大多数都在抱怨领导的批评、客户的摆谱和生活的不快,然而何磊却可以凭借良好的公司背景和艺术经纪人的身份与藏家、画家更平等的沟通。这种感觉曾经让他很骄傲。

  “我准备为公司奉献20年!”在一次聚餐大家酒意微醺时,何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大家宣布他的宏伟目标:“等我以后干上总监,咱们哥几个都进我们公司,大家一起干!”何磊的话让大家很感动,纷纷站起来敬酒夸赞他够义气,觥筹交错中,何磊心中也充满了希望和力量。

  然而,变化与转折总是不期而至。正当何磊准备在艺术市场上大展宏图时,整个艺术市场看似爆炸性增长的前景却突遇腰斩,行情急转直下。何磊供职的当代艺术部更是在这轮市场寒冬的冲击下举步维艰。过往从不会在出差申请上皱一下眉头的主管现在也开始对于报销签字惜墨如金。大半年下来,何磊的工资卡除了底薪基本空空如也。在这轮市场冲击下,何磊第一次发现了艺术类电商在佣金、货源、物流、仓储等多方面的严重不足。但就在此时,天猫[微博]、京东、苏宁等3C图书百货类电商蓬勃发展,甚至屡屡上演电商大战,这让何磊觉得,公司业务上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在大家都在建设电商渠道,都在投资电商的大背景下,凭借公司在艺术电商领域的多年耕耘,自己和公司一定会一起走出困境。

  一晃三年过去,何磊当年同寝室的同学们有的几经跳槽来到了业内知名的拍卖机构,有的则以策展人身份频频出现在艺术区展览现场,有的当上了媒体主编。何磊虽然也凭借优异的表现做到了部门经理,但比起三年前刚进公司时,他对于未来却更加迷茫。当他的同学经手的屡屡是千万元级别的拍品时,他还只能负责最多几万元的小物件。而朋友们也越来越没时间和他一起在周末小酌几口,因为他们都在藏家举办的私人酒会上谈笑风生。

  在沮丧和不甘中,何磊经朋友介绍应聘了一家著名的拍卖公司,于是一切都回到了文章开头的情节,对于艺术电商未来几年的发展前景,他本人已经彻底失望。让他犹豫的是,如何对培养他三年的领导说出“告别”二字。尽管难以启齿,在发稿前,记者得知,他已经决心离开艺术电商领域,回归传统艺术品销售渠道。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