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市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沙迦双年展:石油能不能换来艺术

隔着老远,就看到对岸墙上用英文写着两行蓝底白字的大字:“咸味冰淇淋”和“胡椒味冰淇淋”。庭院的门都开着,有的庭院只放置一件作品,土耳其艺术家凯伍德·艾瑞克的《带四个音响和一块阴影的庭院摆设》是一件声音作品。

沙迦双年展:石油能不能换来艺术

 沙迦双年展:石油能不能换来艺术

   胡椒冰淇淋

  坐上摇摇晃晃的摆渡船向沙迦河的对岸慢慢驶去,这是一艘机帆船改装的通勤小船,单程船资一人一个迪拉姆,上船时扔在船老大面前的木匣子上。船老大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乘客大多是来到沙迦打工的外国劳工,非洲人、东南亚人、印巴人,只有气定神闲、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才是当地人。

  隔着老远,就看到对岸墙上用英文写着两行蓝底白字的大字:“咸味冰淇淋”和“胡椒味冰淇淋”。在一辆打着遮阳伞的白色手推车前,花五个迪拉姆买一个冰淇淋,小贩为你在冰淇淋上撒上盐或者胡椒。冰淇淋吃到一半,小贩会问你要不要再加一点。

  这是日本艺术家岛袋道浩在第11届沙迦双年展上的作品《航行之旅》。怪味冰淇淋只是一个噱头,观众在准备上船时就已经参与了作品的创作。“在乘船旅行的过程中,游客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赏阿联酋风貌。他们会遇到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以及其他地方的工人,而这些工人也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在烈日下,穿梭在迷宫般的古老巷子里,寻找双年展的展览作品,是一段充满惊喜的有趣经历。你会经过清真寺、广场、商店、青年旅馆和普通人家,双年展的大部分作品就藏在遗产保护区这些灰色和褐色的庭院里。

  将双年展放置在历史悠久的庭院里进行展示,是首席策展人长谷川佑子的创意。在她的眼中,庭院是一个绿洲,是空间的聚集点,原先私密的庭院变成了开放的空间。双年展希望不仅是本地人,更希望包括移民在内的更多的观众参与到双年展中来。

  现任沙迦艺术基金会主席的霍尔公主,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经过多年的重金打造,距离迪拜仅9公里的沙迦已经拥有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双年展,名家云集,佳作纷呈,中国艺术家汪建伟[微博]、杨福东[微博]等人的作品也参加了本届双年展。分布在遗产区、银行街等四个不同区域、三十多个空间的一百多件作品,全部看完至少要两天时间。

  2013年的沙迦双年展从3月15日举行到5月15日,跟以前一样,是最寂寞的双年展,不论当地人还是移民,对双年展并不关心。开幕式短暂的热闹过后,大多数展厅空无一人。从目前来看,用石油换艺术的做法,可以吸引最好的艺术家和艺术品,却打动不了观众。艺术家对阿拉伯世界的解读和艺术探索也并没有得到太多呼应。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