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综合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专访城雕会艺委会前主任

曹春生造了半辈子领袖雕塑,对现在橘子洲头的毛泽东像、河南宋庆龄基金会的“黄河女儿”等巨像很不满。

\

曹春生造了半辈子领袖雕塑,对现在橘子洲头的毛泽东像、河南宋庆龄基金会的“黄河女儿”等巨像很不满。城市雕塑“贪大”和“无序”,都让他感到焦虑。 (成文军/图)

  现在中国还有一些奇闻我们还不知道,有些雕塑家们不管这些,你叫我做200米高,给我钱就行。真正对社会负责任的艺术家才会叫、会骂。——曹春生

  “现在只要建佛像都超过五十米一百米高,像中国盖大楼一样,这在全世界会成为笑谈。人家只能说你没文化,有点儿臭钱,臭显摆、烧包呢!”现今77岁的曹春生仍然和年轻时一样敢说话。

  1967年,他去毛泽东的出生地湖南韶山,帮当地建造一座毛泽东雕像时,就否定了原先的建造方案。

  曹春生也一直是国家“信得过的人”,从中学到留学,一路保送。1957年保送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59年又保送苏联列宾美术学院,全国派到苏联学习雕塑的一共五个人,他是第三个。

  1967年5月,清华大学的毛泽东雕像落成后,全国掀起了建造雕像的高潮。湖南省在韶山火车站广场前建一尊毛泽东雕像,找到清华大学主持雕像建造的高鲁冀。高鲁冀到中央美术学院,点名要素不相识、根正苗红的曹春生。

  1976年9月10日之后,曹春生被点名叫走,参与毛泽东的遗体保存工作。

  曹春生曾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他和他的老师、同学们,都是中国各种重大公共雕塑的设计者和制造者——老师刘开渠,参加并领导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造工作;同学白澜生,参与过十多座毛泽东像设计和制作,也是深圳莲花山邓小平雕塑的设计者之一。

  现在曹春生是中国公共雕塑的焦虑者,焦虑的是“贪大”。大的不只是佛像,还有长沙橘子洲头的青年毛泽东胸像,郑州宋庆龄基金会建造的“黄河女儿”巨像。2013年他找了几位全国政协委员,讨论加强雕塑管理的问题,最终是否形成了提案,他就不知道了。

  • 责任编辑:智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