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作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溢 写实是劳动光荣的概念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嘛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我的三哥哥",刘溢在采访中跟我们唱了一段陕北民歌,这一段正是"东方红"的原调。尽管在国内没有艺术家所向往的那一份孤独,但刘溢的魔幻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却思如泉涌般的陆续亮相。

 刘溢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嘛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我的三哥哥",刘溢在采访中跟我们唱了一段陕北民歌,这一段正是"东方红"的原调。八十年代末因为政治原因出国的刘溢,一直感兴趣的是真实的民间生活。虽然在国外一直很顺利,却是一直无法克服内心的隔阂,这也是他选择回国的原因。尽管在国内没有艺术家所向往的那一份孤独,但刘溢的魔幻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却思如泉涌般的陆续亮相。

  Hi艺术=Hi 刘溢=刘

  “写实”概念在中国

  Hi:当下中国写实绘画看起来市场很火的,但似乎缺乏一个严肃的讨论,你怎么看这一现象?

  刘:写实这个话题本身就很沉闷,在国外没有写实这么一说了。比如说美国,从来没有写实,他们倒是有个肖像画会,集中了很多像中国画写实的艺术家,他们不是主流,很难做像样的展览,这些艺术家主要靠接肖像过日子。还有一类像John Currin以现实主义为出发点的画家,画面有一些夸张、变形,他们的市场反应还是比较好的。中国以前有美院和美协两大系统。现在又分出一个市场系统,从地摊生意到画廊再到拍卖,现在这样三足鼎立的局面比以前健康。所以中国写实的实力很强大,我个人认为,但凡中国将来能够给世界美术史产生影响的话,恐怕也是由写实绘画带来的。

  Hi:这一判断是建立在怎么样的认识之上的?

  刘:在社会范围内中国缺乏个人孤独的环境,做艺术应该是个人孤独的。所以中国在现代主义这条路上很难超越西方现有的高峰。我也承认中国艺术家做了很多非常有意义的尝试,但是更像是填补一个空白,而不是提出一个新的建树。但中国始终有一个不可解散的团体就是写实。虽然写实不是主义,写实本身就是一个基本功,他是一个劳动光荣的概念。现代派的观点来看,写实算什么?在英文里面有现实主义至少有一百年了。超现实主义在达利和马格丽特的探索下也变得有序。中国画写实的画家人数多,而又处在社会激荡发展的过程中,所以超现实题材绘画在中国有许多的可能性。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