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梁兴:“到此一游”的文化语境

南京14岁的中学生丁锦昊前些年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刻下“丁锦昊到此一游”,此事日前经网友爆料后持续发酵,引发全国上下热烈讨论。要是有李白或者苏东坡的才情,即使写了“到此一游”整个文化也会容忍,要是俗不可耐者,那也只能公愤之,讨伐之。

  南京14岁的中学生丁锦昊前些年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刻下“丁锦昊到此一游”,此事日前经网友爆料后持续发酵,引发全国上下热烈讨论。多数网友为国人轻易毁坏千年文物的行为感到震惊和羞愧。

  在几千年的文物上刻画字迹,对于文物本身来说,确实是一件憾事。在文物上刻写“到此一游”之类的字眼,如同在天使面孔上划了几道刀疤。对文物的历史传承和对文物的保护来说损失极大。但是笔者观察到此事一出,全国的媒体和网友基本上是一边倒的对刻字的上纲上线,认为丢脸丢到国外去了,有辱国人斯文形象。央视点评“到此一游”事件:“要记住,出去,你就是中国!”则把个体拔苗助长成了中国。更有一些所谓专家学者说要法律手段严惩。

  笔者少年读书之时,也常常在书桌上写一些“到此一游”之类的糊涂语言。而在我写之前,书桌上早已密密麻麻的的写了各种各样的“到此一游”。譬如爱情的萌芽类,某人爱某人,爱拼才会赢;譬如发奋读书类,为祖国崛起而读书;譬如诗兴大发类,若为自由故,万事皆可抛;譬如篆刻类,拿刀子在书桌上刻下自己的姓名;譬如骂人类,某某人是王八蛋之类。我年轻之时对于这样的刻字有些不一样的喜爱,虽然我自己不怎么敢刻字写字在书桌上。但是,从小学到大学,每次我都可以在书桌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到此一游”。试问那些振振有词之人是否也干过这样的勾当呢?每次在学校换座位,我都会很期待下一个座位上写的字。各种各样的字迹,各种各样的心情,各种各样的心理表达,可以说,看书桌的“到此一游”的话语便可以知道一代人的心理转变!

  听说北京故宫保和殿高近30米匾额上留下“到此一游”字迹。如此高的地方留下字迹,显然非一般人可为,孙悟空风范。《西游记》中孙悟空和如来佛祖打赌,显示自己本事大,逃离佛祖佛手,孙悟空以为到了尽头还留下,“齐天大圣到此一游”,谁知也没翻出如来手心。《水浒传》第三十九回宋江写罢,自看了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又拿起笔来,去那《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诗,道是: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郓城宋江作。”宋江的“到此一游”和林冲的“丈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日若得志,威震泰山东。”到此一游显然更为有杀伤力,其结果是两个人的“到此一游”都被曲解成反贼。看来“到此一游”有风险,题者需谨慎啊!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