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卢克索神庙布满西方人涂鸦

世界各地很多游客曾在神庙“留名”。”然而,种种案例表明,丁锦昊不是第一个在埃及神庙浮雕上涂鸦的人,世界各地有很多“粗鲁无礼”的游客都曾在埃及神庙或者希腊神殿上“留名”。

世界各地很多游客曾在神庙“留名”。

世界各地很多游客曾在神庙“留名”。

南非的好望角灯塔写满了世界各国的游客的涂鸦

南非的好望角灯塔写满了世界各国的游客的涂鸦
 

  网友“空游无依”的一条微博近日引发热议,他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看到有人用中文刻上“丁锦昊到此一游”,为国人轻易毁坏千年文物的行为感到震惊和羞愧。

  许多网友对此均表示气愤,一些人认为,“‘到此一游’是中国人的顽疾,不论是长城,还是故宫文物上,‘到此一游’屡见不鲜。如今,‘到此一游’居然漂洋过海,到埃及洋洋得意地‘呲牙咧嘴’。”

  然而,种种案例表明,丁锦昊不是第一个在埃及神庙浮雕上涂鸦的人,世界各地有很多“粗鲁无礼”的游客都曾在埃及神庙或者希腊神殿上“留名”。人类有多种多样的心理动机留下“到此一游”,这和民族无关。

  事发地卢克索神庙布满西方人涂鸦

  事实上,在此次事件的发生地卢克索神庙,布满各种各样的古人涂鸦(注:本专题的涂鸦专指在公共空间乱涂乱画,对应的英文是“graffiti”)。这些涂鸦有古埃及文、古希腊人、卡利安文等等,被认为是金石学家珍贵的研究材料。而考古学家和金石学家的相关论文里,还提到“廊柱上密密麻麻地刻着19世纪旅行者的名字。”(芝加哥大学东方学院金石研究家理查德:《卢克索神庙的涂鸦》)一直到神庙的廊柱有了保护措施,这种现象才得以好转。可见,“到此一游”并不是国人的专利。其实,大概有人类开始,“乱涂乱画”就诞生了。考古学家在庞贝城的古罗马遗址就曾发现涂鸦字迹“Lucius pinxit”,意为“Lucius在此涂写”,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到此一游”。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