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诗情画意的书画艺术成了残酷的江湖

中国书画圈是个金字塔,塔尖上拥有一切:定价权、销售渠道、掌管艺术群体的权力、指点江山而毫无对手的话语权。艺术品做真正的市场销售在中国难行。

  圈子运动

  如果秦醉能够在天空中观察中国的书画市场,他就能绘制一圈一圈的等高线图,在这份等高线图中,明确标记着通往书画巅峰的路径:

  在国画市场上,美术协会和书法协会的官员占据着一个高地,外围统治着800 万中国书画艺术家;在油画市场上,油画名家占据着另一处高地,像磁力线吸引着80 万当代油画家。在两个高地之外,是一系列围绕着各自系统运转的圈子:

  1. 以批评家为核心的学术圈

  2. 以画廊美术馆为核心的商业圈

  3. 以拍卖公司为核心的收藏圈

  4. 以洗钱为核心的资本圈

  5. 以官员商人为核心的礼品圈

  6. 以艺术区为核心的地域圈

  7. 以学校和地域为核心的人际圈

  8. 以网络为核心的网友圈

  这些圈子或大或小,或独立或重叠,或严密或松散,在试图扭曲价值。2008 年,江因风从书画圈子里跳脱出来,开始把当代书画圈当社会问题来考察。在书画价格结构中,他将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分为三个层次:

  一是原始价值层次

  二是画廊价格层次

  三是泡沫价格层次

  原始价值阶段主要按照劳动力计算报酬,一个青年艺术家一个月可以画3 幅油画,按照同等设计师的月薪报酬计算,比如同等设计师月薪1 万,那么这个年轻艺术家的3 幅油画共值1 万元,每幅3300 元。

  画廊价格阶段就在原始价值的基础上增加画廊的商业成本和利润空间,画廊价格一般是原始价值的5 ~ 10 倍,经过画廊商业化包装过的青年艺术家一幅画的价格就到了几万元。

  泡沫价格阶段的前期一般是人为的,就是画廊和几个收藏家合谋抬价,在拍卖场自买自卖制造一波虚拟的上涨高价。如果有人大量接盘,或者有洗钱组织利用这个艺术家的作品来洗钱,这个艺术泡沫就成功制造。这个时候艺术“大师”就诞生了。

  刚毕业的美院学生、在宋庄混还没有找到“道”的、打拼着的理想主义者基本上都是第一群体,按原始价格出售画作。第一群体在国内大概是:国画书法800 万大军、油画80 万大军、当代艺术几万军团。

  一个艺术家从第一群体升级到第二个群体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原始价值阶段画卖得数量大,而且价格不能太低;二是被画廊或者艺术机构签约包装。接下来就能达到第二群体——爬上3 万价格线上的画家群体。

  第二群体大约几千人。一般市面有300 张以上作品流通,收藏家地域分布比较广泛,具有一定的海外收藏量。这一群体的艺术家很容易被用来洗钱,并炒作成艺术大师,升为第三个群体。前期的自买自卖最终需要有收藏家接盘,如果没有,这个艺术家的泡沫炒作就告失败,重回到画廊价值阶段。

  十年来,成功站在泡沫上的大师不到100 人。

周春芽 《剪羊毛》

 周春芽 《剪羊毛》

  无间道

  圈子和圈子互相攀升,进行着艺术界的造山运动。各个势力都可望升阶,并最终登上中央殿堂。位于这个世界中央的是一个拍卖行,通过那里就能走向艺术圈子的巅峰。

  在苏富比、佳士得、瀚海、嘉德、保利这些豪门的门廊里,书画价格不断攀升,大师不断现身,黄金趋之若鹜。

  一份2011 年春拍目录,承载着历代艺术家的梦想:中国当代艺术单幅作品成交过千万的艺术家共有12 位,分别是张晓刚、周春芽、方力钧、罗中立、曾梵志、刘野、陈丹青、王沂东、何多苓、冷军、艾轩、郭润文等人。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在香港苏富比以7906 万港元成交,是迄今为止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在过去十年,中国拍卖市场从起步到狂飙,跑步超越了西方世界300 年的拍卖史,中国拍卖的总成交额超越了英国和美国,坐上了全世界第一的交椅。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