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诗情画意的书画艺术成了残酷的江湖

中国书画圈是个金字塔,塔尖上拥有一切:定价权、销售渠道、掌管艺术群体的权力、指点江山而毫无对手的话语权。艺术品做真正的市场销售在中国难行。

  这种繁华令人生疑。

  在2012 年一场嘉德油画拍卖会后,收藏家们在一起聚餐,一位大佬起初一声不吭,酒过三巡,开始大骂。他声称,都是因为听了某些人的学术悠忽,在2011 年苏富比的尤伦斯专拍中花重金拍了一幅当代,现在这幅画缩水80%。其他人见怪不怪说:你也不看看批评家都是什么人,艺术界的两大骗子之一。

  还有一个骗子是他们自己。

  时间倒回至三年前,在保利春拍场上,一位神秘人出价4.368 亿元将北宋黄庭坚书法《砥柱铭》收入囊中,刷新了国内艺术品成交纪录。买下《砥柱铭》的公司名叫“雅盈堂”,实际控制人为王耀辉。

  就在人们频频感叹艺术品天价记录的同时,王耀辉被调查,真相也随之曝光:天价艺术品《砥柱铭》被用来做了质押品,吉林信托“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4.5 亿元,这一切只不过是王耀辉自导的艺术品天价骗局。王耀辉以地产为主业,长于资本运作,其一手操办的北京地标式商业楼盘—— “蓝色港湾”,就是其以艺术品信托计

  划融资而流入地产的项目。

  随着拍卖内幕陆续曝光,一条行骗的产业链暴露出来:画家、画廊、拍卖行、艺术评论家、收藏家、银行都参与其中,他们联合制造出繁荣的故事,吸引一批新藏家来接盘。

  另一个天价制造者刘益谦,在2011 年以4.255 亿拍下齐白石《松柏高立图》;在2010 年以3.08 亿元拍下王羲之《平安帖》,这两大天价交易至今未付款交割。

  丑闻逐级展开:2011 年12 月,刘益谦因为操控股价而被证监会罚款521 万。2012年查税风波中,刘益谦买卖艺术品涉嫌偷税漏税被海关约谈并补交4 千万税款和罚金。随后查税风波波及面扩大,被拘艺术界大佬的数字也逐步增加:如王耀辉、艺术经纪人伍劲、民生当代艺术馆馆长何炬星、北京邦文当代艺术投资公司董事长兼北京传是国际拍卖公司总裁黄宇杰。

  繁荣还来不及品味,跌落已在一瞬间完成。

  艺术中央塌陷了。江因风在《艺术战争》一书中继续揭示牌桌外面的角色:“大量艺术黑幕集中曝光,重挫中国艺术品市场,致使2012 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规模缩水50%。所有黑幕都指向了中国艺术市场虚假繁荣的3 个基础:1. 腐败贪官和国企高管庞大的贪腐黑金是艺术市场天价泡沫的始作俑者;2. 中国艺术市场的利益链由金融资本操控,拍卖公司、美术馆、画廊等只是被操控的工具;3. 艺术品本身并不具备实质性的经济价值,其获利来源于类似传销性质的庞氏骗局。”

  大芬村

  这句话该怎么说——有艺术的地方就有江湖?现在是,有江湖的地方到处都是艺术。

  拍卖行自拉自唱,官僚画暗流汹涌,明星画异军突起。为了适应销售,当下卖画不论质量高低,只看尺寸大小。“平尺论”的定价准则被艺术市场采纳后,这种“艺术猪肉”日复一日被制造出来。市面上的大尺幅作品越来越多,作品质量却越来越差。这种本末倒置的艺术价值观使整个行业彻底拜倒于金钱。

  中国当代艺术的土壤上终于长出了一支奇葩——大芬村适时而生,成为中国艺术江湖的起义军。

  大芬村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在艺术大跃进的背景下汇集了两种力量:一是更快更便宜的制造能力;一是梦想致富的大批劳动力。当第一个画家带来市场,两种力量便在短期内发酵,一个新的大芬村集合成型了:油画店800 家、画工5000 多人,只2012 年上半年,销售额便达31 亿元,同比增长58%。

  主流媒体是誉美之词:“村民所到之处看到的是油画,闻到的是墨香,所接触的都是具有艺术修养的文化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不仅身心愉快,赏心悦目,而且经过长年的耳濡目染,村民的人格品质和道德情操都在不知不觉之中得到了陶冶和净化。”实际上,大芬村只是剥去了艺术界复杂、神秘、惺惺作态的衣服,彻底把艺术变成了以农民工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大芬村的最大发明,是把手工油画绘制过程改造为工业化的流水线作业。以前由一个人绘制一幅油画的生产过程,在大芬村变成由50 个人分工流水线作业式绘制生产。“流水线作业的工业化绘画过程,彻底毁灭了人类对手工技术崇拜的愚昧心理。大芬村在文化产业的工业化改造方面,建立了一个很有效的范本。” 江因风说。

  大芬村因山寨油画闻名于世界,同时也招来了艺术界的骂名,落得“大粪村”的外号。“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油画家去了大芬,马上发现自己连普通的低级画工都不如,所以马上呕吐。也许这就是大芬村的意义。”江因风似乎有些欣喜地看到当代艺术的价值终于在这个

  农村里发出了嚎叫声,它是如此灿烂,又如此黑暗。

  简单对比大芬村和798 之后,可以得出比较骇人的结论。北京798 是农业文明时代的美术形态,是农业文明的手工崇拜;而大芬村是工业文明时代的美术形态,大芬村和比亚迪一样,得益于中国低廉的手工劳动力成本,以及制造业的规模化和高效能。大芬村对人类美术历史的影响主要有两点:为中国美术史拉开了工业化序幕;工业化生产对美术价值的毁灭。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