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诗情画意的书画艺术成了残酷的江湖

中国书画圈是个金字塔,塔尖上拥有一切:定价权、销售渠道、掌管艺术群体的权力、指点江山而毫无对手的话语权。艺术品做真正的市场销售在中国难行。

  世人皆醉

  大量中间阶层的画家,仍然遵从市场规则来玩游戏,但这是红海市场。因为中国真正的收藏家很少。艺术品做真正的市场销售在中国难行,有3个原因造成了这种局面:

  一、没有相应的艺术品消费抵税政策。

  二、高消费阶层没有相应的艺术普及教育。

  三、中国艺术品定价太高。

  其结果是,百万大军能卖画的也就几千人。

  圈子越垒越高,人脉太过复杂、环节太多、成本太高,以至于陈老铁、彭明亮愤而一掷千金,独力打造销售平台。

  秦醉让朋友带了自己的几幅禅意画,参加了上海首届文化艺术收藏博览会,这是一年半时间里他参加的第十个画展。“感谢信息业,我白天搞一个画展,晚上就通过网络发消息,我现在有四个视频,经由艺术公司放到网上。网络、媒体刊物、博览会,这些渠道能够帮助我联系那些关注艺术的人。”

  他重复着这些营销手段,指望有人能记住他。“2011 年他看到我了,2012 年他又看到我了,2013 年再一看还有我,然后他就会在网上关注。福建那边的一个老板,春节前给我打了电话,你别老在北京,也来福建,来我们这搞个展览。”

  “你卖画了吗?”当问起他时。

  “还没有,但这就是成绩。”他说。

  在画室里一坐三年,秦醉一个星期画一幅小画,一年的作品不超过40 张。“我的画是用心画的,一年才40 张,它怎么可能烂?”

  有个画家和他同住一个小区,在北京混得还有一定名气。秦醉看见他就躲着走。“他那不是艺术创作,80% 以上都是抄别人的,他的路子是搞笔会,画20 张画给两万块钱,20张画够他画一辈子。”一些画家的作品在市场标价一两万,在笔会上却能花两万块买他20张作品。笔会这种形式对买卖双方都有利,画家敷衍一下就能卖一批画,买家随便给点钱就能拿到真画,到手的价格跟白菜一样便宜。

  有些油画专业毕业的画家,一辈子都在市场上推销自己。没事就抱着自己的画册,去金融家的聚会、企业家的酒会、各种论坛里逛,到那里在每个座位上放一本,人家往屁股下面一垫,坐一坐就走了。这种推销手段相对传统,效果也慢。有些神经脆弱的画家,干脆反打招牌:“我不是卖不了,而是不想卖,如果你真的要买,我也不是不卖。”所以你也能看到高士和隐者向外界频频宣布“我不卖”。

  “你的东西真好,就真会有人找你。因为我时间短,得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这是必须的。

  今年春节以后,一个月我接了好几个电话,不是谈画、参加活动,就是高端的场所要用我的画做配合。他们开始下手了,他们盯了将近两年也没和我来往,不等于他们没有关注我。当你持续去做的时候,他觉得你的东西有发展的空间,有升值的空间,他才开始下手,他们都是趋利的。”

  最后,秦醉讲了一个艺术界的励志故事:

  中国最顶级的画家曾梵志卖出的第一幅画是《协和医院》,买家是一个香港画商。那会儿,他已经不打算画画了,画画没办法养活自己。这时候冒出来了一个香港画商要花1700块钱买他的《协和医院》。上世纪80年代,1700块钱也不算少,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钱。

  结果人家给他的是1700美金!

  拿到了1700美金,曾梵志才又捡起了画画的信心,他憋着没说的“放弃”二字,挽救了他的艺术生命。投资者要买的不是一幅画,而是画家整个艺术生涯,如果你没有未来了,再好的一幅画也是没有想象力的。

  秦醉的一幅画标价3万元,但3年来他只以1000元的价格卖掉了一张。他找到了一位朋友,希望他们登一篇文章,介绍他的画作。他们在一起吃饭到深夜,离开时,他说了一句话,听起来那是整个艺术圈里逻辑最清楚的一句话:孩子要交学费,老婆开车要加油钱,一家人都等着问我要钱呢!

  • 责任编辑:静萱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