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立文:重要的不是画什么,而是谁在画

1940年到达中国时,我什么中国艺术都没有看到,完全没有,那时我在贵阳为红十字会开卡车,援助中国抗战,运输药品到重庆,那个时候没有艺术。在成都我第一次认识中国艺术家,特别是那些到内地来避难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里有吴作人、丁聪、刘开渠、庞薰琹。

\

 97岁迈克尔·苏立文在上海书展

  尽管今年夏天上海非常热,我也很高兴再次回到上海。我是在73年以前首次来到中国,也就是1940年,那时候我非常年轻,才20出头。后来在1973年的时候,我再次回到上海,那时的上海正处于“文革”时期,所有有关文化方面的活动都停止了,上海是一个死寂的城市。所以今天回到上海,看到有这么多的文化活动,这么兴盛的一个大城市,我觉得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

  我讲一讲我对中国文化和艺术方面的一些感想。在1940年,我记得当时画家庞薰琹在重庆的时候,向画展的委员会提供了一幅他自己的画,当时展览会不能够决定这幅画应该放在国画还是放在西画的分类里面,讨论了很久。现在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那么重要,要看到底是谁画的。我认为什么是中国画呢?就是中国画家画的画,中国作家创作的作品,这就应该是中国艺术。

  1940年到达中国时,我什么中国艺术都没有看到,完全没有,那时我在贵阳为红十字会开卡车,援助中国抗战,运输药品到重庆,那个时候没有艺术。

  在成都我第一次认识中国艺术家,特别是那些到内地来避难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里有吴作人、丁聪、刘开渠、庞薰琹。庞薰琹是我一生最亲密的朋友,他给了我很多的帮助。那时候西化和中化的争论比较少,主要原因是战争时期,到内地来避难的艺术家,他们突然看到了内地很多以前没有经历过的新的世界,他们就不再争论这个西化和中化的问题,而更多关注他们的新的生活经历,特别是生存的问题。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的70多年来,中国的艺术发生了这么多的运动和变化,很难把这些变化概括起来,用一个比较一般性的词汇或者概念来解释。

  这些艺术家在艰难生活的同时,自己也成立艺术协会, 1944年举行了一个美术展览,继续开展美术活动。在这个展览上面,看到了很多展品,其中一个就是丁聪的《现世图》,这是对国民党的一个抗议,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就要马上把这个图给撤下来,不允许展览,我和太太把这幅画藏了起来,后来转到美国去,现在收藏在堪萨斯大学的博物馆里面。这是和丁聪建立友谊的一个事例。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