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郝世明:传统水墨画对当代艺术没有大的影响

2013年.到我们这一代水墨画家,在对“当代”的介入方式上,开始从对西方现代表达方式的借鉴,向对本土传统的自省转换。

郝世明《石门颂03》  纸本水墨  190cm×96cm  2013年.

 郝世明《石门颂03》 纸本水墨 190cm×96cm 2013年 

郝世明《小品04》  纸本水墨  30cm×30cm×5  2012年.

 郝世明《小品04》 纸本水墨 30cm×30cm×5 2012年 

  庞惠英(以下简称“庞”):你认为你是一位“当代水墨画家”或者一位“当代画家”吗?为什么?

  郝世明(以下简称“郝”):如果说中国范围内的当代水墨画家,我认为是的。本来任何一个画家都无法避开时代的印记,都属于他所处的时代,既便是中国艺术所特有的复古派,元代有赵孟頫,明代有董其昌,清代有四王,不论怎样追慕古人,我们都能看出他们的朝代!那时没有当代这个概念,那时的社会文化平稳而缓慢,即便是改朝换代,文化艺术也沿着固有的线索向前,一点变化,一个总结,就能让人耳目一新,带来满足!

  而今天的水墨画家却无法回避当代性的问题,其实从近代以来水墨艺术家就开始与时俱进,已经开始了中国画的当代表达,从题材内容的改变到形式语言的借鉴,从把毛笔和墨当成新的素描工具到新文人画,在伪传统与伪当代之间,文化脉络的断代与现代文明的推进中,我们看到的是几代人的努力。

  到我们这一代水墨画家,在对“当代”的介入方式上,开始从对西方现代表达方式的借鉴,向对本土传统的自省转换。这种自省是对本民族文化趣味的回望与坚守。以本已成熟而多元的现代水墨语言来表达自我与时代,这是契合当代的精神追求和情感关怀的,是契合当代文化方向的。而且不论从水墨自身的发展,还是世界当代艺术的格局状态,我觉得水墨已经具备了对“当代”自然介入的条件。所以,作为其中的一员,我比较肯定自己“当代水墨画家”这一定位。

  庞:作为一名当代画家,传统水墨怎么影响你的创作的表现?

  郝:中国的历代水墨画家是有文化脉络的,相对于创造意识,文化的传承意识在中国人心中更加稳固,以至于在西方文化多年的强势影响下,美术学院的中国画系依然坚持着传统中国画教育,这也使我在斑斓的现实生活背后有着坚实的传统文化趣味和审美,也使我对现实可以沉着敏锐地感知,和以转化后的水墨语言超然地表达。当然,传统绘画技能的训练也奠定了我自身表现语言的基础,我现在的表达方式也是从传统转化而来的。

  庞:你是从哪几位艺术家或传统艺术形式那里得到灵感的?

  郝:我无法明确说出是哪位艺术家给我的灵感,但有些作品和艺术家是我一直深深眷恋的:汉代的《石门颂》、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和明代的董其昌等!

  庞:按照中国文人画很长的历史传承,你把你自己的艺术放在什么位置?

  郝:近代以前的文人画历史已经很明晰了,近代以后我私下概括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西方古典艺术语言直接挪用(徐悲鸿、蒋兆和等)和传统语言的世俗化表达(齐白石、丰子恺等)。第二阶段是对西方现代语言的借鉴,包括新水墨表现和实验水墨(这里有诸多的前辈和师长)。第三阶段是包括我在内的70左右的一代,是在世界当代艺术格局下,对本民族传统艺术的回望与自省,但不是复古,是通过被自我与当代精神转化过的水墨语言,对文化线索的回接。这种对传统艺术的自省每个画家都是基于某些层面,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当代表达。

  庞:你觉得传统水墨画对当今的中国艺术有重大影响吗?请解释。

  郝:我觉得传统水墨画不会对当今的中国艺术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艺术的发展总是向前的,即便是偶尔有对前代的回望与追慕,也不过是对文化线索的回接,如上一个问题中提到的。但对于一个文化传承意识强烈的民族来说,传统水墨画的存在是合理的,是成立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特别是传统文化趣味回归的当下!

  庞:您觉得新一代的水墨艺术家能为水墨画带来怎样新的视角?

  郝:一是以更加丰富的水墨语言方式自然地表达自我与现实。同时,水墨背后的深厚传统和西方艺术发展格局,都不再是对立与负担,而转向从容汲取与融合。再就是开始从容地以新的方式回接传统,使观者以新的角度审视和体味传统!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