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作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永波:掀开皮肤 扩展的观照

拿过毛笔的人有瘾,这就像很多瘾君子想的一样,理论上“莫须有”,局外人不懂其中味。

光之明·嗡(36.5X18cm)水墨2012 拷贝.

 光之明·嗡(36.5X18cm)水墨2012 拷贝.

   文:吕墩墩

  2012年,李永波给我一本他的画册,我翻开一看,很明确的印象:水墨、佛教系列,而且是藏传佛教。当时我就想去他画室看看……

  自从回国了我就知道,看事物要重拾小心的习惯,这原本就是中国上下的语境;电脑里来了个木马,原以为是个给你玩的游戏,结果发现它在定时上传数据;电话里传来甜美的“你好”,之后说的就令人发指了,总不外乎让你传钱。当你需要当代艺术的时候,人们说“我是当代,我最当代”,一种不甘落伍的上进姿态;问题是,在以往,很多人也不见得真正喜欢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主题创作的时候,偏偏全国美展也激起了创作“热情”,去画些革命者。画布就是个粉饰的平台,人们把自己放在画布之外,扮演着“性格演员”,一方面享受着演员的酬劳,一方面否认说:我不是演员。很多人其实不爱自己做的东西,确有着两面性。

  在中国,判断一个人的真实变得很困难。在世界上,认知科学被用来分析某个人及其作品,比如:图式理论。还有图像学,但图像学是属于德国科学家的,这一学问更适合综合而不适合分析某个人的艺术,虽然他们已在整理文艺复兴的艺术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我今年访问了李永波的工作室以后我想到了图式问题,当我想用图式理论来分析他的作品的时候我发现很容易陷入通常的曲解。这样我们不得不将图式这个词从视觉艺术界的理解上先来探讨一下。图式与图象学是外来的学问,它们与中国的“程式化”有着相似的一面,它们都有助于对艺术的认知和掌握。《芥子园画谱》是程式化。这是为了顺应难以掌握的以白底为基础的宣纸上用毛笔和墨表现事物,毫无疑问,程式化一直以来帮了中国画学子及大批艺术家很大的忙,已经既成体系,甚至在当代水墨中它也不一定走向死亡。但是,如果我们用这样的程式化体系去研究新水墨,我们就会失望,因为拿去当作研究的方法就太像图像学的方法了,就有在故纸堆里作死学问的危险。

  而理解和运用图式理论就不同了,它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事物。这里所讲的图式,不是“图形样式”的意思,因为这里不是在讲视觉意义上的风格样式。图式一词能与国际上对应的解释应该是来自维基百科词典(Wiktionary)的权威解释,Schema是图式的英文对应词,原出自希腊相似发音的词"σχ?μα" (skhēma),原意是“形状”,一般更多的指(一个)“计划”。而在英语中,Schema 的主要意思是“模型”Model (abstract)(抽象)。括号中的附加解释去掉以后,我们的理解就会出偏差。其他的意思还很多,但与我们讲的图式没有什么关联,不同的学科有相应的解释,而由于这个词在艺术里的发展来自心理学,自然我们倾向于采用的是心理学里的解释,这个解释是:图式,它是一个思想或行为的组织模型,又是一个已经成型的思维框架,虽然其思想观念尚未来得及检验;它可以表述在头脑中处于观念萌芽期的观念的雏形(结构),可以说是一个世界的各个方面都可以表述的框架结构,并且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处理事物和接受新事物的体系。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