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宋伟与他的长城艺术博物馆

听王浩说,宋伟是宋庄艺术节的创始人,他曾经给中央领导写信,要求重视北京宋庄画家现象,创建宋庄艺术节。”只见宋伟问不对题地说:“你们回去将画框绷好,我什么时候去你那边帮你画几幅画。

  这是我在《宋庄的那此事儿》一书中写的其中一些文字,本来我不想将此段文字发出来 ,因这最近有些人正热烈的讨论宋伟的事,无意间我在讨论中留了言,我说“在宋庄我与宋伟见过几次面,不知他真的疯了还是假的疯了”,就这一句话,就在某人的心中榜上有名了。对此我无所谓,但我还是将我写过的文字发在博客里,让大家知道我了解的宋伟是怎样的?

  宋伟与他的长城艺术博物馆

  2007年夏天就的某日下午,有一和尚式打扮的人与一位穿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旧蓝色干部服的人,捧着半个剖开的西瓜来到艺术码头展厅。那位头戴大斗笠、项颈上挂一串大佛珠,穿一身黑色宽大的中式短衫的人,头大脸园,一付傻呆的样子,我以会他是位出家的和尚,经我一打听却是一位居住在宋庄的艺术家,他叫王浩。与王浩一同而来的这位,由王浩介绍得知他叫宋伟。我以前好像在网上读到过宋伟的这个人,听网上介绍他是位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站在我眼前的这位宋伟是不是网上介绍的那位呢?眼前的这位宋伟身材中等,光头猴脸,衣着破旧,两眼朦胧无神,怎么说也与网上介绍的那位风云人物对不上号。经王浩的介绍,原来他就是网上介绍的那位风云人物,他现在怎么落得这个田地了呢?

  在此前我对宋伟不太了解,所以我问宋伟说:“先生是从事什么艺术的,现在住在什么地方,能不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以便联系?”

  宋伟轻声地说:“我是写书法的,在宋庄无固定住处,也没有手机,所以没有电话号码。”看他不自在的样子,我觉得有些自卑感。

  我听了他的介绍后有些疑惑,但王浩对我笑笑用眼睛示意我,他说的全是真话。他们俩让我吃西瓜,我也不客气拿了一块,才吃了一口,觉得不甜不苦的,为了顾全他们的面子硬生生地吃了这一块就再也不碰那西瓜了。他们默默地看了画,王浩给我留了电话号码,然后就与宋伟一起告辞而去。

  他俩走了,却让我不得其解,后来我经过慢慢的了解知道了宋伟的许多往事,和真真假假的传说故事。

  有人说宋伟是一九八九年中国当代艺术大展的资助第一人。听说他是北京最早开流动快餐店的,赚了大钱。说那年对那个“89当代艺术”大展他就赞助了五万元人民币。那个年代五万元人民币是个大数字,因为那个年代一般工人的每月工资才三、四十元。高名潞和栗宪庭等人如果没有宋伟的赞助,根本就办不成这个大展。后来他又创办中国首个私人博物馆——长城艺术博物馆。他收藏了王广义、张晓刚[微博]、杨飞云、丁方、张培力、潘德海、毛旭晖、肖鲁等著名艺术家在中国当代艺术大展中的重要作品。如果是这样,宋伟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贡献是很大的。如果艺术是赚钱的商业行为,这些成功艺术家的第一桶金就是宋伟为他们准备的。不过这个消息也有水份,我得知肖鲁的作品《对话》是在2007年,在香港的一次秋拍中拍出去的,好像拍出200万人民币,而藏家是位澳大利亚人。

  如果我不来宋庄,真不知道宋伟做过这些有意义的事。看来艺术家与批评家也隐瞒宋伟的功绩,将他们自己的艺术却到处宣扬。

  听说宋伟在上个世纪,因为支持了某学生运动捐款十万元而得罪了人,九十年代初他不得不飘洋过海去了美国避风,他在美国定居5年零7个月,据说受了不少苦···九十年代末回国后,他与妻子离了婚,所有家产全归妻子所有。他在受到家庭破裂的沉重打击后变得精神消沉,他不断吸烟喝酒自我麻痹。他常常在街头拿着酒瓶在地上作画······他疯了,曾在保定精神病院过了一段时间。2004年年宋伟来到北京宋庄小堡画家村,又混到老栗等一帮人身边。这些事我都听私家车司机老何说起过。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