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岳敏君:大笑的脸里藏匿着悲观

去岳敏君工作室那天, 北京飘起2012年的第一场薄雪。2011年6月的某天傍晚,798的佩斯北京——纽约最重要画廊Pace Wildenstein的分支机构,刚刚布展结束,隔天是岳敏君在这里的个展“路”的开幕酒会日。

岳敏君

 艺术家 岳敏君

  去岳敏君工作室那天, 北京飘起2012年的第一场薄雪。如果说瑞雪兆丰年,我们也算吉星高照,可以如此顺利约访岳敏君。因为他那位于宋庄的工作室隐在一片灰色楼后的院落里,暗黑色的院门,砖红色的外墙显得格外安静,实在难以辨识。

  进得屋内,岳敏君一边在电话中为迷路的摄影师指路,一边干脆地说:“咱们在哪儿采?”还没等回答,就自己果断地指向另一边,“小工作室这边吧。”开门见山,没有架子,没有寒暄客套,可是仍能觉察到他抛过来的一段气场中的距离。

  始终在游离

  岳敏君的身上集有南、北人的特性。原本湖南籍的他生于大庆,“一个方圆几公里内没有人烟、到处是钻杆的石油之城。”

  因着父母工作变动,他小时候迁转了好几个地方,“四岁时全家转战江汉油田,小学时回到湖南,两年后随着中国石油对科学技术知识的需求,以及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的成立,我们一家人又来到北京……”

  他讲述自己“颠沛流离”的童年,讲述与同龄人一样不可幸免的最为苦难的十年浩劫,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话语里没有一丝感伤或自艾,“社会混乱、体制缺失、教育停滞,高中毕业后我被送到天津海洋石油,工作就是在海上钻井平台……”

  “这是一份孤独的工作,要耐得住寂寞。”每次由直升机送达海上,工作20天,然后休息20天。他的对面没有什么人,只有,苍茫的大海。这样的工作持续了三年之后,岳敏君被调往华北石油,成为一名采油工。

  “采油工工作相对简单,不用动脑筋。当时我来时周围的采油工几乎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他发现自己成为单位里年龄最大的采油工。十几岁的孩子很容易适应不动脑筋、简单重复的工作状态,工作之余是嬉笑怒骂的简单生活。而天性理性、善于思考的岳敏君不喜欢这样嘻嘻哈哈漫无目的混日子,潜意识里拒绝融入这样的状态,加之对这份工作的不适应,他选择了重新考大学,从此走入通向艺术的遥遥无期之路……

  大学毕业时,正是上世纪90年代,当时两岸三地年轻人个个都在追捧被誉为“四大天王”的偶像刘德华、张学友、黎明、郭富城。他走在街上,到处都在飘着“四大天王”深情款款的声音,那些声音萦绕在他耳边,却与他如此遥远。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