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市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艺术家成名不能靠官员主席捧

刘济荣:最令我吃惊的一次是,前几年有一个书画展,当时剪彩的嘉宾有十几个人,全部是官,竟然连一个书画家也没有。刘济荣:很多人搞过开幕式之后,都很怕,怕失误,怕得罪人;开幕式前前后后的料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刘济荣作品《昆仑道班》

刘济荣作品《昆仑道班》

  “研讨会已成商业包装”,著名人物画家刘济荣直言——

  “研讨会的初衷是‘听意见,求进步’,现在却成了一种赤裸裸的商业包装和市场策略。”著名人物画家、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刘济荣曾办过大大小小的十几场个展,但从没有安排一场研讨会。在他看来,现在的研讨会连同开幕式已经“变味了”。

  ■采写: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每个美术馆、画廊都要有标准,不能‘见钱就办展’;要通过更多好展览的举办,好作品的呈现,让观众接触到真正的艺术,实实在在感受艺术的魅力,以此提高观众的审美层次。”

  ——刘济荣

  开幕式剪彩仪式最让人头痛

  收藏周刊:8月16日,著名画家黄永玉的九十岁画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这次的展览有“四不”——不剪彩,不演讲,也不搞酒会和研讨会。对此,您怎么看?

  刘济荣:太好啦,艺术界就是要有这个风气。

  收藏周刊:您之前的展览也搞过开幕式,最早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刘济荣:开幕式很简单,不复杂,也很认真,受邀而来的嘉宾都是喜欢我作品的好朋友或者同行。10年前,我在关山月美术馆搞过一次展览,没有开幕式,反响也很好。他们在的时候,做过的开幕式还是比较低调、比较实在的。

  收藏周刊:后来的展览开幕式,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刘济荣:开幕式的剪彩仪式最让人头痛,请什么人来,该怎么请,请了临时来不了怎么办,不请自来又怎么办,安排谁剪彩谁讲话,剪彩的位置怎么安排……这一系列的问题,要耗掉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艺术家为何不把这些时间与精力放在创作上呢?有一次我办展览,发帖邀请了一个朋友,他说他有事来不了,我就把他的名字从开幕式上的嘉宾名单除去了,开幕当天他又来了,搞得我手足无措。最后好在安排他上去剪彩了,如果没安排,他可能一辈子都会对我有意见。

  收藏周刊:您也出席过不少展览的开幕式,是不是都很隆重?

  刘济荣:最令我吃惊的一次是,前几年有一个书画展,当时剪彩的嘉宾有十几个人,全部是官,竟然连一个书画家也没有。书画展起码让一个书画家上去剪彩吧,这样“官官相见”的剪彩仪式就太形式主义了。我想黄永玉是看透了,这样也很轻松。我原定去年5月份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办展览的,后来推辞掉了,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请哪些嘉宾,该怎么请”等等这些问题太让我心烦了,我的身体条件也应付不了,如果不搞这些就轻松多了。

  收藏周刊:开幕式的文化氛围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

  刘济荣:也就最近十年吧。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