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方主任的成功学

“招安事件”,终究尘埃落定:方力钧个体一方无非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情,甚至可以解读为对父辈的一种“夙愿”的完成。方力钧之当代艺术线索,大概分为三个阶段:一、被他自己称为“野狗”的生存空间,时间大概覆盖在他毕业之后的整个上世纪90年代。

方力钧

 方力钧

  陈晓峰

  虽然事先风声四起,但是当国家画院举办加冕仪式正式“收编”当代艺术家方力钧事件,还是让艺术界在微博上出现一片凌乱,甚至令人“短暂性的失忆”,让人感觉到艺术界是不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价值虚无存在空间,这已然和当代艺术最初所要对应和博弈的空间相反。30年前的“反体制”,到30年后的高调当“方主任”,这之间的变调与差异,一下子改变了当代艺术界创作的属性和性状。

  很多时候,悲剧看上去比喜剧还闹人,方力钧作为个体艺术家成了自己地盘的赢家,但是整个本处于自身生态危机的边缘群体却成为了被牺牲的大背景,而且这个被利益异化的系统可能还要给这种行为涂上各种美好的解说词。

  方的个人成功在神奇的中国这块社会土壤具有强烈的现实魔幻主义色彩,他的作品本身也不是所有艺术家和艺术形态中呈现体制弊端表达上最强烈的,本人也不是靠剧烈的行为和社会互动方式博得上位,但是却作为一个“有心机”的代表被推上了商业成功的神话云端,集社会万千宠爱于一身,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高速和畸形成长的最大“红利者”之一。而国家画院此时出手笼络这批“野生”了30多年的艺术家,用意不可谓不明显,当然方以及后入的艺术家都愿意套上一层被官化的色彩,以此证明当代艺术态度和立场的无所不能。美国《时代》封面那个光头形象“呐喊”的社会意义,难道现在就此可以被抹去了?而方力钧“入宫门”事件之后,当代艺术是不是需要继续寻找下一个体制外艺术家的代言人,还是可以视为体制内外可以混合的阶段来临?

  国家画院相对于当代艺术系统的价值驱动力而言,更像是一种落后的寄生系统,因此不存在“方主任”进入就可以改变这种传统画场形成的封闭利益链的妄想——如果去年方力钧对国家画院主办的中国艺术品博览会极大地破坏了宋庄艺术生态有所警觉的话,那么恐怕方真的需要三思而行。方力钧在发布会的那句肺腑之言——“招安我吧”,不应该再理解为自嘲,而是文化卖乖的现实影响力消解。

  方力钧入选国家画院的背后至少阐释的信息有五点:一是“野生”派艺术家的体制外生命力的落幕,也再次印证了中国社会现实的复杂性——这些功成名就的艺术家文化立场和态度的连续性值得质疑。他们一下子破坏了艺术生态的平衡,令这个生态的价值判断彻底的模糊。二、是不是意味着这批成功艺术家的创造力“黄昏”的真正垂临,需要躲到一个福利更好的“养老院”?三、整个处于生态危机状态的宋庄艺术家群体,是不是可以恭送方力钧入京,而不是选择和自己为伍的时刻了?因为是不是终于醒悟方力钧的成功自己个人的成功,而不是当代艺术群体的成功?四、当“方力钧”变成一个传统体系的信号,那么当代艺术新的系统价值确认又在哪里呢?五、老栗最近说“波皮”艺术家精神本质其实就是“屌丝”,那么是不是“屌丝”成功学又上升到了一个足以令人精神上抓狂的高度?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