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混书画圈的成功法则

现如今真是“混”的天下,娱乐圈、书画圈当然也不例外。听老辈的人讲,当年程十发在上海人美出版社画连环画的时候,因为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偷偷给人画画,赚点外快。这种明码标价,以前叫润格,润例,多请有威望的名人或老师起草订定。

  石建邦

  现如今真是“混”的天下,娱乐圈、书画圈当然也不例外。表面上看,光靠真本事是吃不开的,会混才是王道。看看“气功大师”王林,他的“混”,多牛!

  书画圈的“混”,其实也有名堂。岂止是名堂,简直是相当的学问。上月,李天老来喝茶相告,某首长曾总结出“混”书画圈的成功法则,提炼了“唐、宋、元、明、清”五字箴言,说来令人发噱。

  “唐”是“糖”,甜的意思,是初级阶段。学书画的人自得其乐,每有合意佳作,孤芳自赏,心里甜滋滋的。算第一境界。

  “宋”即“送”,周围亲朋好友看了他的作品,喜欢喝彩,主人慨然相送,毫不计较报酬。也藉以扩大影响,积累名声。是第二境界。

  大作家汪曾祺,晚年画画,很有造诣。但他仍很谦虚,“我的画,遣兴而已,只能自己玩玩,送人是不够格的。”还请人刻了方“只可自怡悦”的闲章押角。

  “元”,人民币也。开始不白送作品,要求与金钱挂钩了。这是关键一步。

  听老辈的人讲,当年程十发在上海人美出版社画连环画的时候,因为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偷偷给人画画,赚点外快。人家给一块钱也画,两块钱也画,有时还要常常白送几张。老人家兀自在“宋元”时代挣扎了许多年,还经常被打成“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反面典型,时不时揪出来批斗一番。

  “明”,明码标价。这时已经小有名气,在书画圈算站稳脚跟,正式进入上市流通阶段。卖画要一尺几钱之类。

  这种明码标价,以前叫润格,润例,多请有威望的名人或老师起草订定。比如当年齐白石的润格,是请名人樊增祥出面订的。吴湖帆卖画,由吴昌硕等人出面,登报介绍。现在不对了,大多信口雌黄。有人直接抄近路,连跳三四级,进入“元明”时代。而且一张口就要每平方尺五千元的高价,难怪为林妹妹所不齿。

  “清”,先清账,再交画件。混到这个份上,算大功告成,是圈里的牛逼人物,最高境界了。

  那位首长的“卖画五境界”,看看简单,仔细实践起来可大有学问,我看一点不比王国维那“望尽天涯路”啥啥的学问三境界来得容易。曾见识过自以为会混的画家们,画展的广告整版刊登于报纸也就罢了,还有高悬于高速公路的炮筒上的,甚至于把作品抬进人民大会堂,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真是煞费苦心。

  如今字画好卖钱,大家都要往里面“混”。如果官长们也附庸风雅,公开来弄几笔字画耍耍,那事情就更复杂了。近年来最典型的例子,要数胡长清。这家伙当过江西省副省长,2000年因贪污罪枪毙伏法。他爱写字,当年南昌城大街小巷到处是他的“墨宝”。有民间顺口熘为证:“东也胡,西也胡,洪城(南昌)上下古月胡;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他贪污的金额,折合人民币五百多万元,其中一百多万是“润笔费”。今天看看是小数,刘志军如果比照他的数额量刑,那够枪毙十几次了。

  说来有点可悲。据说胡长清在押期间,到处“磕头求生”。他逢人便跪地求饶,哀求“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死到临头,他还以为自己的字真那么值钱呢。■

  (作者系资深艺术顾问)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