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彭德:别指望艺术史给当代艺术留太多篇幅

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据点在宋庄,可是宋庄正在变成一个高画价的大芬村,那里看不到未来,看到的是对名利的渴望和追求。美国人除了对科技前景、艺术前景持续关注之外,对未来政治、经济、伦理道德等领域都有人在进行深入研究。

  “起点艺术”试图建立通向未来艺术的平台。它的倡导者在中国高校演讲,只有同龄人客气地表示理解,年轻学子几乎都在质疑,他们不关心未来。新泽西州教授谭力勤向我谈起他的这个遭遇,一片困惑,怀疑国人的基因可能缺少指向未来的成分。他对学生们说,当代文化本来应当是“后喻文化”,我的讲座却成了“前喻文化”。前喻文化是晚辈向长辈学习,后喻文化是长辈向晚辈学习。

  国人不关心未来,外因缘于农业文明不重视未来。国人关心的是现实的需要和现实的短期延伸,没有思考长远未来的兴趣。在中国,走红的电视剧都是古装戏,诸如塑造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人生境界的甄环传、还珠格格、红楼梦。中国人的未来梦,比如黄粱梦和南柯梦,都是做梦娶媳妇加升官发财,都离不开世俗的欲望。美国的电影人做梦,指向的却是未来,梦境的结构一层套一层,国人想都不曾想过。

  我曾向谭力勤推荐罗马俱乐部的未来学著作,他说罗马俱乐部的未来学在美国没有影响。这不是因为美国人排外,而在于美国的未来学是依据尖端技术的趋向去预测未来,欧洲学者的未来学则是依托现实问题的反思,对科技发展的前景常常质疑或否定。

  中国有未来和未来艺术吗?没有,无论是植根科技的美式未来,还是植根现实的欧式未来。逻辑上讲,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本来是未来学的天然盟友,中国当代艺术却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据点在宋庄,可是宋庄正在变成一个高画价的大芬村,那里看不到未来,看到的是对名利的渴望和追求。

  美国人除了对科技前景、艺术前景持续关注之外,对未来政治、经济、伦理道德等领域都有人在进行深入研究。二三十年后,中美下一波艺术较量,还没有开始,高下就已经定格了。对未来比较敏感的中国人,唯有马云。尽管他的脑袋很小,思维容量却比中国高层智囊团的思维容量加起来还要大,可惜他只涉足买卖。

  不要指望艺术史会给中国当代艺术留下太多的篇幅。用不了多少年,人类的艺术将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一个急骤的大转弯,当然不是转向过去而是转向未来。转变之后,中国艺术界会愣在那里发呆,然后会再来一次大洗牌,再次重复追随美国先锋艺术的运动。

  令人沮丧的是,投身当代艺术二十多年,除了谭力勤在电话交流时能短暂激活我对未来的向往之外,没有人主动同我谈论过未来艺术。不关心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我们除了感情和惯性,还有多少关心它的理由?

  (作者为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