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当代水墨在国际文化语境中如何自处

从事水墨实验的艺术家的出路,在于以个体生命的存在方式去感知艺术在当今人类的真正使命。而这种新的语言,一定是从艺术家对生活的敏锐出发的,从艺术家个人的真实感受出发的,艺术是宏观的景观,更是微观的心声,当代水墨艺术家只有忠于自己,才能忠于艺术。

 “再水墨:2000-2012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活动现场

2013年4月今日美术馆“再水墨:2000-2012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活动现场

  在当今国际文化语境,中国的当代水墨如何发展才能实现与国际艺术的平等对话?这要回到当代水墨的概念、实践经验等方面来谈。水墨是中国艺术独有的绘画材料,但是当代水墨的产生却来源于国际文化语境,并且自开始起,它就不仅仅在于艺术语言的探讨,而是一个涉及思想领域各方面的综合问题。这种综合在一定程度上也为当代水墨的发展困境提供了一种借鉴,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解答当代水墨在国际文化语境中如何自处的问题。

  当代水墨具有现代风格和文化诉求

  什么是当代水墨?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一致的定义。美术界用了一连串的名词来表示传统水墨的新发展。现代水墨、实验水墨、观念水墨等,这些名词除了表示与传统的分界外,还承载了一种以东方艺术精神为核心的价值观,艺术家无论在语言上,还是在观念上,都力图建构与西方现当代艺术不同体系的水墨艺术。处身当代语境的水墨艺术,概念的核心又是什么?对此,何桂彦谈到,当代水墨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但有自身的边界,指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不同于传统水墨的创作范式与品评标准,且具有现代风格和文化现代性诉求的水墨创作。这就从艺术语言和艺术观念两方面涉及了当代水墨的构成。

  国际语境下当代水墨的“重建性”

  90年代以后,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当代水墨与80年代相较,从反叛转为一种对文化身份的建构。何桂彦认为新世纪十年的当代水墨创作更重视“重建”所体现的价值:“这种价值不但包含了对西方当代艺术的积极回应,对现代性建设的不同发展路径的重新认识,对传统文化进行重新的挖掘,而且也在理论上体现为一种建立中国当代水墨价值尺度与批评话语的自觉。”首先当代水墨不需要再对西方艺术一味地照搬借鉴,而是要立足于自身,从自身的艺术史和现实问题中生发新的可能性。殷双喜同样提到,在全球进入信息化的地球村时代,在巨无霸式的跨国垄断公司越来越在全球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的后工业化时代,我们更有必要思考中国艺术特别是中国水墨艺术的现代性问题,从中寻找我们的文化选择。
由此可知,当代水墨在面对国际语境时,首先要完成自己的自主性,也可以说是“重建性”,这种自主性应对西方艺术时既不是全盘吸收也不是一味排斥,而应是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将中西方放在平等的地位,平等不该只是停留在期待的水平线上,而应首先是自己的态度。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