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书画 > 评论 > 热点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艺术培训班的“擦边球”

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一幢公寓楼的12层,以15人左右为一个班级,学生们正在学习音乐理论课。大多数艺术专业不是靠一朝一夕就能有所成就,来培训机构突击只能是一种侥幸心理,归根结底还是需要靠自己的日积月累、真才实学。

  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一幢公寓楼的12层,以15人左右为一个班级,学生们正在学习音乐理论课。大家坐在凳子上,以腿为桌,显得略微拥挤。这间民宅结构的套间里,其他的屋子用作琴房、练声等。旁边是播音主持、影视编导等专业的教室。楼道里的墙上贴着2013年艺考班的师生合影,以及经过统计之后的光荣榜。

  这是一家艺术教育机构的教学区。办学地点位于中国传媒大学西校区,无形中增加了它的权威性。该机构的一位王副校长说:“在校区里,也比较有学习氛围。近年来艺术考试越来越红火,去年招了400多名学生,今年据预计能够招收到600人至800人。”

  由于许多在校老师要担任考试的出题者以及监考者、审核者,如果在一些培训机构授课,其中的不公平性不言而喻。中国传媒大学的很多院系都不允许在校老师在校外培训班授课。比如,该校的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就专门发出过《关于本院教师不在院外培训机构授课的声明》,所以大多数的培训机构不再以中国传媒大学在校老师为噱头进行宣传。

  据王副校长介绍,他们的师资共分为4个部分,一类是返聘退休的老教授;一类是业界的从业人士,并且具有艺考培训经验;还有一些是本专业的学生,但是不能代课,只能担任班主任,负责一些管理工作;另外一类,则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在校老师。对于这最后一类老师,该如何规避中国传媒大学相关院系的规定呢?王副校长说:“我们不会在网站上公布在校老师的具体资料进行宣传,这是对老师的一种保护。学生上课时,自然会听出来老师的水平。”而这位负责人口中的“在校老师对于考试内容和要求都非常熟悉”,或许正是吸引广大考生的核心所在。

  对于另外三类老师,王副校长直言,老教授已经不从事教学工作,对于考试形式和考试要求的变化都不熟悉了,所以并不是主力师资。有艺考培训经验的业界人士才是。

  而事实上,他所说的并不完全是实情。笔者认识的一位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如今已是某培训机构的兼职老师了。她说,培训机构会以高薪请来一些业内小有名气的从业者进行宣传,这些人大多数只给学生做一次讲座,之后就不再出现。剩下的课程全部是在校生来授课的。

  • 责任编辑:一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